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刚入学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完全着迷了, 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锺情吧。 她这么漂亮,着迷的当然不会只有我,老经验的学长同学纷纷出手, 眼看着她换过一任又一任男朋友我却连几句话都没好好说过。 后来开始有些传闻,有的说她在援交,有的说她被人包养, 谣言越来越多追求者渐渐散了,女同学也慢慢孤立她。 虽然被班上孤立,也常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她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每天就是默默地上学、默默地放学。 幸运的是老天爷赏了我一次机会。 那天刚好我们是值日生,放学后留下来打扫。 扫地的同学扫完先走,只剩我负责拖地、她负责黑板。 我就快拖完,眼看着她提了一桶水进来准备洗黑板, 却在讲台绊了一跤整桶水泼了满身,也淹了半间教室。 学校就快关门,我们草草吸了地上的水洗了黑板, 慌忙收了东西就要走。 「呃…你没事吧?衣服都湿了…」刚刚急着善后, 我现在才注意到她湿透的上衣完全遮不住内衣。 「嗯…也没办法。 」她苦笑。 「还是…我住附近,还是你来我宿舍把衣服弄干再回家?」「我看看…」她拿出手机像是在确认什么, 「嗯今天没工作。 真的可以吗?谢谢你喔!」工作?我心里疑惑着, 没问出口。 路上买了晚餐就回宿舍,她进浴室前我随手塞了件 T-shirt 和球裤给她。 走出来时她只穿了 T-shirt,看着她那双美腿我不禁脸红了。 「我穿不住,会掉下来。 」她笑嘻嘻地将球裤还给我。 「啊…对不起,我找一件有绑带的…」「不用啦, 这样就可以了。 」回头看到她坐了下来,T-shirt 下摆撩高了几公分, 我又咽了一下口水。 我只有一张椅子,我们就坐在床边,将食物放在椅子上吃晚餐。 吃饭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吃完我一边收拾, 终于鼓起勇气。 「你有在打工?」「嗯,我在援交。 今天没客人。 」我听到这句话心脏肯定漏跳了好几拍。 「呃,你真的…」援交这两字实在无法当她的面说出口。 「在援交,真的啊,你没听别人说过吗?」「是有啦…但为什么?」「因为我需要钱, 而且我喜欢做爱。 」她讲这句话时没有任何犹豫闪躲,就像在聊明天会不会小考一样。 我看着她的眼睛,清澈而明亮。 「那么喜欢啊…」「很舒服啊,你不喜欢吗?」「我、我不知道, 我没有呃,做爱过…」「哦?是吗?」她起身脱下 T-shirt, 内衣内裤都没穿一丝不挂站在我面前。 我像蜡像般动弹不得,两眼直盯着她美丽的身体, 她熟练地解开我制服扣子、解开皮带、解开裤头 慢慢脱光我衣服肉棒早已翘起,直挺挺地对着她张牙舞爪。 「哇,这么硬了…」说完把我推倒在床上, 自己对着肉棒坐了上来。 她骑在我身上熟练地摇着,一边引导我在她身上恣意抚摸。 肉棒在她的小穴进进出出,插到底时被紧紧包覆, 和自慰的感觉完全不同我简直就要昇天,没多久就不行了。 等我射完,她站起的同时用手接着以免精液滴到床上, 然后跪下来要帮我清洁。 「对不起,我…我射在里面。 」我抽了卫生纸,拉过她的手将她手上的精液淫水擦掉。 「没关系。 」「…你常常这样吗?」「没有,我的规则是不让客人内射。 」「规则?」「对啊,我自己订的。 」「还有什么规则?」「不接吻、不 SM、全程戴套, 其它都可以。 」「那…为什么?」「为什么让你射进来?还是为什么规则是这样?」「都想知道。 」「因为你不是客人啊,你很体贴也很温柔, 这是谢谢你的。 」她微微一笑,「然后规则是因为,接吻和内射要留给我的情人。 」「嗯…你是不是和他们在一起过?」我念了一长串名字。 「哈哈,有两个没有在一起啦。 你怎么这么清楚?」「…我很喜欢你,从开学第一天我就一直在注意你…」她好像很意外, 看着我不发一语。 「我以前都不敢跟你讲话,很嫉妒他们能跟你交往。 」「你不在乎我援交吗?」「说不在乎是骗人的, 但我更在乎你。 」她凝望我几秒,吻了上来。 这是我的初吻,生疏却热烈地回吻着她。 那晚我们一次又一次作爱,一次又一次射在她体内。 我们开始交往。 她其实也住宿,只是离校学远多了。 开始交往后,她常在我这里过夜,偶尔才回自己宿舍。 我们很低调,在学校没什么互动,放学也各自离开。 如果她有客人,我们就各忙各的,她工作完再回来找我;没客人就各自外带晚餐回我宿舍一起吃。 吃完饭我们一起写作业、念书,然后就是做爱。 她很喜欢做爱,非常喜欢,就算工作完回来还是要和我做爱。 身体的扭动、表情和呻吟,她完全享受在性爱里。 我们常一起看 A 片,一边模仿片里的动作或情境。 平常做爱都很尽兴,但她工作回来后的做爱更令人难忘。 我常一边问她工作状况,一边学客人玩弄她。 她不说谎也不隐暪,钜细靡遗回答我哪个客人怎样舔她, 哪个客人又用什么姿势干她客人肉棒大小粗细、射了几次、她有没有高潮等等。 一边讲,我们两个都兴奋异常,真到高潮相拥入眠。 她太喜欢做爱,在学校时也会趁午休没人偷熘进男厕, 再传讯叫我熘进去干她。 时间很赶,空间很小,又不敢发出声音,虽然刺激但不是每次都能高潮。 有次我收到她的讯息叫我过去,我走进男厕打开门, 她笑着掀起裙子内裤已经脱掉,小穴泛着淫水。 我在马桶上坐好,她熟练地用嘴把我的肉棒弄硬, 用手扶着肉棒对准小穴慢慢坐下去突然听到一双脚步声走进来, 接着听到一阵解开裤头的声音两个人一边小解一边闲聊着。 「刚刚你前女友走过去耶?」「哪个前女友?」这声音好熟。 「隔壁班很正身材很好那个啊!」「喔你说她喔, 真的赞看起来清纯乖乖的,在床上又骚又浪, 会叫会含又会摇…」我突然意识到说话的是谁 是她某一任前男友。 我们一边听外面的对话一边缓慢地进行活塞运动, 听到这里她的小穴突然一阵紧缩我知道她兴奋了, 我也是。 她皱着眉忍着不发出声音,脸上似笑非笑看着我。 「干,这么棒干么分手?」「你不知道喔?她在外面援交啊, 干当炮友可以,当女友免谈啦!」「真的假的?」「真的啊, 后来找她打炮就说要收钱早知道多干几炮再分手。 」「靠,付钱就可以上喔?那我要来存钱。 」「好啊,等你存够约出来一起干!」两人一边嘻嘻哈哈, 渐渐走远再也听不到了。 她抓住时机开始加速,刚刚的对话把我们弄得都很兴奋, 我射出来时她也泄了弄得一蹋煳涂。 她帮我清理干净,我先出去把风,看四下无人赶紧用手机叫她出来。 「爽吗?」我走近她低声问。 「如果能叫就更爽了…」她嘟着嘴抱怨。 「晚上再让你叫到爽!」我在她耳边说, 顺手往她裙下摸了一把。 嗯,内裤没穿回去,精液和液水都流到大腿了。 那天晚上我先问了白天那位前男友的事, 喜欢什么姿势、肉棒大不大、技术好不好、有没有让她高潮等等。 后来又依序问了其它的前男友,一边问我们一边试着那些动作, 两个人越讲越兴奋高潮射了好几次。 她的生日就快到,一边盘算着要怎么给她惊喜, 心里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她的生日刚好是周六,前一天晚上她有客人, 等她接客回来已经半夜我们又温存了一番,凌晨三四点才睡。 隔天早上我先起床,联络安排好就等她睡醒。 「嗯…你起床啦?几点了…」她终于睁开眼。 「快中午啰,宝贝。 生日快乐!」我吻了吻她。 「嘻嘻,你记得呀!」她伸了懒腰,棉被滑落露出她全裸的美丽上身。 「饿了吗?我帮你订了生日大餐喔!」说完我贼贼地笑。 「什么生日大餐啊?」正说着,电铃响了。 「啊,送来了,你先把眼睛闭上。 」她乖乖闭上眼睛,我打开门。 「好了,可以张开眼睛啰!」她一睁眼, 房间里站了十个男人除我之外都是她的前男友, 每个人都脱得一丝不挂。 「你…你们…」她打量着每个男人,每副身体、每根肉棒她都再熟悉不过了, 不禁噗嗤一笑。 「好好享用你的生日大餐!」我微笑着把棉被拉开, 几个靠比较近的立刻伸手过去。 那个周末我们疯狂轮奸她,一次又一次将精液射在她脸上、身上或身体里。 每几个小时我们就带她进浴室冲身体,但冲干净没多久身上又会喷满精液。 不管在床上、在浴室里、甚至在吃饭,她的三个洞几乎无时无刻轮流让大家享用, 有人退出立刻会有人补上小穴和屁眼就算塞着肉棒, 一抽插精液还是会喷出来流向大腿。 我们男生饿了就叫外送,累了就睡,醒来就排队干她。 两天下来我们不断帮她补充流体,水、含糖饮料、牛奶, 还有精液其它大概没什么吃,也没什么睡,太累眯一下也很快会被干醒。 肉棒插在洞里的人卖力冲刺,排队的人滑滑手机, 拍拍照或随意玩弄她身体挑逗她。 每个人都曾跟她交往,她漂亮性感又敢玩,交往时什么花招都试过, 哪里敏感哪里刺激都再清楚不过了。 整个周末她不知道高潮泄了几次,从一开始兴奋到最后几乎没有停过。 周日晚上大家走了之后,她已经累到完全动弹不得, 连说话都没力气。 「满足吗?」「…」她微微点头,笑了。 我将她抱进浴室,仔细将她全身上下洗干净, 再抱回床上休息。 喂她吃些买回来的宵夜,她的体力才开始恢复一些。 晚上我抱着她睡,想着这两天的疯狂,摸着摸着不禁又慾火中烧, 翻过来又干了她几次终于累到沉沉睡去。 后来我们几个外宿的人搬进一层合租的公寓, 她也退掉原本的宿舍和我们住在一起。 在宿舍她通常只穿上衣,或顶多加一条裙子, 我们想要随时都可以上她。 晚上就让她随意找张床睡,想干她的人就自己过去。 我们也打了钥匙给其它人,他们随时可以自己开门进来找乐子。 每到周末就是最热闹的时候,多则八九人,最少也有四五人, 我们无尽的轮奸将她推向一波又一波疯狂的高潮。 大概平常有喂饱,在学校里她收歛了不少。 但她偶尔还是会走进男厕,传讯息通知全部人。 谁先到就直接进去满足她,两个人同时到的话也曾试过两人一起干她, 不过空间太小又不能出声,听说那次下场不太好。 她仍然在外面援交,但接的客人比以前少了许多。 一方面在我们的照顾下她十分满足,援交有时只是换换口味感受陌生的男人和肉棒;再者平常生活费餐费房租我们都帮她分摊了, 每个月也会合资给她一笔零用钱所以她也没那么需要钱了。 她的规则还是照旧,吻和内射要留给情人, 留给她现在的十个情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