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躺在床上看着今天的报纸,任由电视机开着发出吵杂的声音, 大成看一眼墙上的时钟 已经10: 00了, 小芬还在外面整理家事大成觉得有点累,放下报纸看一下电视, 迷煳间便睡着了。 二成坐在客厅看电视,不时将眼光飘向在厨房整理衣服的大嫂, 因为厨房和阳台是相连的因此从衣架上收取衣服后便先堆放在厨房餐桌上。 从客厅这边望过去,正好可以看见大嫂正在折叠自己的内裤, 二成心中想着那天半夜起来上厕所一开浴室门却看到大嫂雪白的肉体, 刚洗完澡正在擦拭的肉体。 二成摸摸自己已经高高突起的小腹, 心中想着: 如果当时一把抱住大嫂, 大嫂应该不会反抗才对真是浪费掉一个好机会。 钥匙开门声,婷婷回家了。 对不起,和客户签约晚了点。 看着穿着时髦的妻子,二成点点头,赶快去洗澡。 婷婷是保险经纪人,经常为了谈case而晚归, 一星期该有三天吧!而且星期五晚上婷婷都会开周会 一定都会到半夜才回家。 看着正和大嫂聊天的婷婷背影,嗯!就利用星期五晚上。 ※※※二成回到家才下午5: 00多, 在邮局工作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可以非常准时下班。 二成换下制服,和老爸老妈闲聊几句,便藉口到阳台浇花。 二成一边旋转着挂在阳台旋转小衣架上的内裤, 拿起一件黑色丝质内裤仔细端详一下,嗯!是大嫂的。 将内裤捂着子,用力吸吮着丝质衣料上的香味, 同时眼光寻找着悬挂在衣架上的一排胸罩。 会穿这样的内裤,骨子里一定很淫荡吧!祗要自己稍微强势一下, 大嫂应该会就范吧?看着阳台的位置大嫂都是利用周五晚上洗衣服, 嗯!就决定星期五动手。 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吃饭,爸妈吃得很少。 大成一向很严肃,一言不发的吃饭,规律的生活和每天清晨的运动, 让大成维持着健壮的身材。 小芬依旧勤快的忙着,结婚五年还没生小孩, 为此婆婆公公非常不谅解也因此很少给小芬好脸色看。 因为还没生小孩,丰满的身材仍然曲缐有致。 婷婷难得在家吃饭,娇小却又玲珑的身材,加上能言善道的一张巧嘴, 让老人家非常喜欢她。 但是自从不小心看到大嫂雄厚的本钱后,二成对婷婷的身材已经失去兴趣, 好像小笼包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小芬固定星期五洗衣服,因为老公周五固定有个读书会, sosing.com通常都会讨论到三更半夜因此每周五晚上是小萍自己的时间。 躺在床上,小芬从背后抱住正在看报纸的老公, 一支手游移到老公下腹隔着内裤抚弄着老公的宝贝, 但是老公依旧没有反应。 小芬停止动作,回过身来失望的准备睡觉,唉!现在一个月大概才一次, 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是自己没有吸引力了吗?想到那天二叔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裸体 小芬心想应该不会是自己失去魅力吧?二成草草的在婷婷身上了事 刚才趴在婷婷身上心中却想着大嫂丰满的身体, 不这样还硬不起来。 婷婷似乎很满意的睡着了,二成爬起床开门走出去, 上个厕所看还会不会不小心又撞到。 但二成今天的运气似乎很不好。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五,二成回到家便马上洗澡, 还特别喷上古龙水今天一定要得手。 二成今天话特别多,经常找话题和大嫂聊天, 大嫂的一颦一笑二成都把它看成是在诱惑自己。 这骚娘们,晚上一定要你发浪,二成克制不住心中的淫想, 两眼暧昧的看着大嫂高耸的胸部。 二成进入阳台,大嫂正拿着一条红色女用内裤, 没有发现到二成来到身后。 大嫂感觉到身后有人,便回头转身,看到二成的脸就在自己眼前, 几乎贴到自己脸上。 二成突然伸手抱住大嫂,准备强吻大嫂。 小芬吓一跳并且用力闪躲,二成的吻在小芬玉颈上轻薄。 就在二成的手摸上小萍的胸部时,二成被大嫂用力推开, 并且被结实的打一巴掌二成脸上出现一个红色掌印。 趁着二成发愣时,大嫂闪身而出。 二成回到客厅便结实的挨了一下,年迈的父亲正拿着扫把再度用力打来, 老妈则安慰着低头哭泣的大嫂并且痛骂二成是禽兽。 二成用手臂连挡扫帚几下便夺门而出,二成不敢再回家了。 ※※※这件事发生已经一周了,二成暂住在朋友家, 暗恨自己判断错误老婆也不理自己,更没脸去面对大哥大嫂, 心想今天是星期五去老婆公司向老婆赔罪好了。 才到公司门口,便见到老婆穿的非常妖艳,短短的迷你裙配上紧身短上衣走出办公大楼。 二成心想: 天气这么冷老婆还穿这么少。 正想上前招唿老婆,却见到老婆坐上一台喜美轿车。 是大哥的车,二成心中紧张, 心想: 两人在一起是要讨论自己所作出来的卑不事。 便叫一部计程车跟了上去。 二成跟着二人到沙帽山上的土鸡城,二成愈想心中愈觉得不对, 谈事情要到这里谈吗?跟在二人后面二成不敢太靠近, 又不能跟进餐厅太明显了,祗好找个角落远远的观察。 祗见二人找个靠窗的雅座,叫起火锅,二人有说有笑的谈起来, 二成心想: 老婆不是常跟自己说大哥太严肃 和大哥没话说吗?冬天的寒风吹在二成身上二成冷的全身发抖。 二成看到俩人起身,走向公共温泉浴室, 慌忙跟上。 土鸡城的温泉浴室是半开放的,祗要买票便可以进去, 二成跟上正好看到两人转进一排浴室,二成心中扑扑的跳, 有点费解眼前发生的情况。 二成走进那排浴室,一间一间的站在门口听, 最后终于让二成听到大哥的声音。 婷婷应该在另一间吧?二成心中还抱持着一些期望。 二成闪进大哥隔壁那间。 二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大哥和自己老婆居然在同一间浴室。 二成将耳朵贴在墙上,听到老婆娇笑着要自己脱衣服不让大哥脱, 然后听到老婆告诉大哥这二年来每天都在期待星期五的约会, 然后便没有听到声音了。 二成心中一呆,原来两人幽会已经两年了。 突然听到老婆的娇喘,二成心中一禀, 听到大哥说: 『二成那小子真笨, 怎么做出这么蠢的事。 』两人一阵偷笑后, 祗听到大哥问婷婷是自己的强还是二成的强?二成听到自己老婆回答说: 『二成怎么能跟大哥比, 差太远了。 』接着良久,便祗能听见水声和老婆细微的呻吟声。 二成受到严重的打击,无神的坐在浴室。 二成回过神来,发现两人已洗好出去,二成满腔愤怒, 冲出去正准备捉奸发现两人已买单上车,二成远远的看着大哥的车转出土鸡城的大门。 冬天的寒风吹在二成身上,二成在山上叫不到车, 祗好一个人慢慢走下山。 二成心想: 『现在即使回家翻脸,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他。 』一个人萧瑟在外套中孤独的下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