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白色衬衣的佳彤摇着我的胳膊, 饱满的乳房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刚刚在昨夜掌握过它们的我禁不住一阵心动。 「你姐不让去!」我打开手机,上面有佳宜半个小时前发来的短信。 「姐姐出差了,怕什么,再说了!佳彤笑着道, 姐姐让你不要打我的主意姐夫你也打了, 还怕什么!」「这个!」我犹豫道!却是佳彤拽着我胳膊道: 「白教授这次个人艺术展除了人体绘画之外还有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你不想看看!」什么艺术品搞的这么神秘, 我也有些心动点了点头,佳彤便欢天喜地的去准备了。 「姐夫!」汽车上, 佳彤依然像小鸟般叽叽喳喳: 「其实, 我和姐姐都是白教授的粉丝!」「胡说!」我随口训斥道: 「你姐最讨厌那个家伙了!」「嘻嘻!」佳彤笑着道: 「说不定 姐姐是怕你吃醋。 她呀,早就让那个男人画过了,你想,她是学美术的, 又是白教授的学生说不定早就发生过点什么了!」「你!」想到佳宜一丝不挂站在姓白的那个家伙面前, 不这绝不是真的,我摇摇头, 我恨恨的道: 「晚上再收拾你!」却换来佳彤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这次带有社会性质的艺术展不是很大,人却不少, 说来也怪虽说那姓白的教授在学校有色鬼的外号, 可心甘情愿给她「艺术创造」的美女却不在少数。 刚进门,赤裸着青春肉体,身上涂着油彩的女生赫然就是大学里挺出名的一个校花, 她尖翘的酥乳被一个蝴蝶图案遮住透过光暗折射却依然能估计到它的挺拔。 一个个青春而健康的女体上绘制着各种精致的图案, 想到画笔划过她们肉体的情景我禁不住有些眼热。 「说不定姐姐也让他画过呢!」佳彤的话像魔咒般困扰着我, 仿佛那赤裸着肉体的女人就是佳宜我心中一阵烦躁。 「今天的重头戏就是这个了!」佳彤手指的方向望去, 展厅中央盖着红布,大约一人高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 红布的下面是一段雪白的玉腿和两只晶莹的玉足。 「那也是一个模特!」我吃惊的问。 「还是一个很特殊的模特!」佳彤神秘的道: 「她活着的时候让白教授在身上作画, 处死之后制成真人模特这才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为了这件艺术品,一个和姐姐一样漂亮的女人献出了她宝贵的生命。 」「你是说!」我指着她所说的艺术品道!「她两天之前还是漂亮的美女, 不过现在已经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品了!」佳彤道。 红布遮挡下,女人妙曼的身段隐约可见,更增加了几分诱人。 我忽然有种冲动,想了解这件精致「艺术品」的全部, 更对她绘满彩绘的身体充满兴趣。 半个小时后,会场中灯光打在这件神秘的艺术品上, 白教授也来到展厅中央 一位自称白教授学生兼助理的朱大富道: 「下面, 就请我的导师白教授揭开他最得意的艺术品!」红布滑下 身体上绘着水墨山水的女体出现在会场中央精致的面具遮住了她的容颜, 一只手臂自然的垂下另一只抬起做扶着面具状, 两只饱满的酥乳在黑白衬托下越发诱人磙圆迷人的双腿微微分开, 饱满鼓起的小腹散发着动人的光泽最为诱人的是, 美妙的私处也被利用起来成为一个美妙的山坳。 「她是老师最得意的弟子,最默契的搭档, 大学期间她带着面具和老师一起创作了无数至今让人津津乐道的作品, 但却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几天前她秉着对艺术的追求, 用自己的生命成就了老师最伟大的作品。 在创作的过程中,她和老师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灵魂与肉体融合在一起成就了这件作品的伟大!」大萤幕中, 一个身材妙曼的女人背对着镜头跪在地上晶莹的嵴背上绘着半幅没有完成的山水画。 接着画面一转,正面绘满图案的女人诱人的身体正对着镜头,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拍到脸。 「她有一对完美的乳房, 让男人疯狂的腰肢!」朱大富道: 「用老师的话说, 她的身体本是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 在这次创作的过程中她也用自己的身体报答了老师的恩德!」画面一转, 带着面具的女人侧躺在地上一条雪白的大腿微微抬起, 这个姓白的教授从后面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肉棒插在女人身体里一只手拿着画笔在女人颤栗着的乳房上作画, 女人仰着头精致的嘴巴微微张开。 画面又一转,这个女人趴在地上,纤细的腰肢被一直手扶着, 身体在男人推送中摇曳一只拿着画笔的大手在她背部龙飞凤舞。 有这样的女徒弟,这姓白的真会享受,我心中暗道。 却隐隐觉得,似乎,佳宜的身材和这个变成一件艺术品的女人十分相似, 难道这个女人竟是她,我心中一惊,她大学时的导师就是这个姓白的, 这几天我也一直没见到她难道这个被做成艺术品女人就是她!「佳彤!」你姐呢?「她不是出差去了!来之前, 她不是还给你发了短信吗怎么还来问我!」我闻言暗骂自己愚蠢, 佳宜不是刚刚交代我不要来了吗我怎么会有这种怀疑。 「师姐自愿牺牲后,身体经过几十道复杂的工序终于塑化成型!」朱大富解说中, 画面中这具带着面具性感的女体泡在透明的液体中被几个工人捞出来 摆成仰起头坐在地上的样子拿着漏斗向她嘴里灌着不知名的液体。 画面一转,却是女人诱人的尸体趴在地上, 工人扒开她诱人下体做美容定型处理。 「如此巨大的牺牲,换来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这位为艺术献身的女子究竟是谁就请导师揭开最终谜底吧!」灯光集中在会场中央迷人的「艺术品」身上, 白教授缓缓抬起手臂轻柔的顺着她美妙的曲缐向上, 划过她动人的酥乳修长的脖颈,轻轻的抚摸着她半边露出的脸颊。 面具一寸寸摘下,一张我无比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就是我最美丽,最值得骄傲的徒弟, 沈佳宜!」白教授浑厚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 我的脑海里却一片空白。 「佳宜,你以前的导师白教授是什么人!」「他呀, 是个大色鬼!」我搂住佳宜的肩膀: 「为什么这么说!」「一个整天想着让学校里的女孩子脱光衣服为艺术献身的家伙 不是色鬼是什么呢?」和佳宜相处的一点一滴浮现在脑海里 展厅中央她脸上依然带着恬静的笑容,尖翘的酥乳定型在一瞬间, 身体美妙的曲缐永远的凝固在那一刻身体与上面的图画融为一体, 赤裸充满美感任人观赏,她已经是一件「艺术品」了。 再也不会在我怀里撒娇,不会给我做美味的早餐, 这就是献身艺术 我发疯的拿出手机翻出那条短信: 「老公, 记得不要去那个老色鬼的艺术展哦不然小心我回来扒了你的皮!」我身旁, 佳彤拿出一部白色的手机那不是佳宜又是谁的。 「你早就知道,这条短信也是你发的!」我抓住佳彤的肩膀。 「是姐姐!」佳彤的话说道一半停了下来。 「听着,不许打佳彤的主意!不然我让你好看, 哼哼!」佳宜着难道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 想起半年前女友的话她那时脸上带着的笑容和现在一模一样。 「姐夫!」是姐姐不让我对你说!佳彤拉着我的衣角, 迷人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她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白教授一双手在佳宜身上抚摸: 「饱满, 迷人而充满弹性!在这里,她还有一些话对大家说。 」大萤幕中,白色浴巾裹着佳彤玲珑的身体, 她带着甜美的笑容: 「当大家看到这段映射的时候 我已经变成一件精致的艺术品摆在展厅中央了 我不知道它究竟会怎么样但我相信它一定十分诱人。 」说到这里,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白老师是我最敬重的人, 我和老师一直希望尝试一种全新的创作方式这个过程中, 『画布』与画师心灵与肉体相通灵与肉完美的结合, 所以我毫无保留的献出自己的身体,让老师尽情的发挥、驰骋。 让他用尽他所有能想到的方法,把我变成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说到这里, 白色的浴巾从佳宜身体上滑落她坚挺的乳房、纤细的腰肢, 饱满迷人的双腿完美的展露出来。 「老师,尽情的发挥之前,请先尽情享用徒弟美妙的身体, 掌握它的全部!」佳宜浑圆的臀部微微抬起 分开双腿之间粉色的肉缝上挂满了晶莹的爱液。 几个月后发布艺术记录中,整整两天的「创作过程」中, 我的女朋友沈佳宜和她的老师赤裸相对每到创作关键时刻便「灵与肉彻底交融」, 不少艺术评论家称赞他们「整个过程也是一种艺术」。 视频播放完毕, 朱大富拿起话筒: 「经过两天创作, 师傅完成了他的作品师姐也开始了最关键的一步, 她的生命将在这件作品中永远凝固起来。 」涂满颜料,扔着各色画笔的房间中,那个姓白的家伙躺在地上, 佳宜绘满图案的身体骑在他的身上浑圆迷人的臀部蠕动着, 尖翘的酥乳随着两人肉体一次次撞击震颤 她那雪白的脖颈被师傅大手紧紧匝住极限的撞击下, 她迷人的脑袋高高扬起动人的身体不可抑止的抽搐着直到完全瘫软下来……佳宜, 这就是你说的为艺术而献身吗?我愣愣的看着展厅中央女友精致诱人的肉体, 或许你是对的,你的生命已经定格在最美丽的那刻!「姐夫, 人家也很想像姐姐那样成为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呢!」佳彤丰硕的双乳紧贴着我的胳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