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韦小宝被陈圆圆请到尼姑庵之后,一见之下惊为天人, 看着这长得极像阿珂的天下第一美人他胯下那根肉棒又禁不住硬了起来, 虽说这些天有公主相伴有时也和美貌尼姑师父狂欢一下, 可还是想别的女人。 他心里早将阿珂当作老婆,这么美艳的岳母大人也不想放过。 他一听陈圆圆请他救阿珂,就知道有戏, 当下用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陈圆圆说︰「那你用什么来交换呢?」陈圆圆久经「沙场」, 这样的男人见得多了为了救女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拿出当年倾国倾城的本事笑着说︰「既然韦香主看得起奴家, 奴家也也没什么可以报答只好……」韦小宝大喜, 立刻走上前去不等她回答,已伸手搂住了纤腰, 一下吻住了陈圆圆的小嘴。 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在她心中泛起,毕竟是多年未曾这样了, 身子在小宝技巧的热吻下越来越无力慢慢搂住了他的脖子。 小宝的舌灵巧地在她口中搅动着,吸吮着她的香舌, 也搅起了她压抑十多年的情感和爱慾。 小宝把陈圆圆抱到床上,温柔地脱去了她和自己的衣服, 露出了她那副玲珑晶莹的美丽肉体。 虽已到中年,但岁月并未留下什么痕迹,雪白的乳峰小巧而又丰满, 十分坚挺在顶端犹如襄了一颗粉红色宝石的乳头和鲜红色的乳晕, 彷佛在唿唤着他来采收一般!两颗淡红色的乳头微微地向上翘着 晶莹玲珑鲜嫩欲滴,微微颤动着挺立在鲜嫩无比的乳峰之上, 刹是可爱简直令人爱不释手,看得他胯下的大肉棒更加坚硬了。 圆润光洁的乳型和九难非常相像,如两朵纯真鲜丽的汉白玉莲花;两颗诱人的乳头, 凸显出娇艳的红晕;她下腹的曲缐非常柔和雪白平滑的小腹下面, 适度的阴毛像柔柔的小草一样的打着卷儿 柔顺的铺在两腿的交集处份外诱人;细细密密微微鬈曲的草丛之下, 小腹十分平坦光滑倾斜而下,在与纤细的大腿结合的地方微微弯起一道优美的弧缐, 两片花瓣彷佛少女含羞的嘴唇一般紧紧闭合在一起, 娇嫩无比。 紧密结合的花瓣间形成一道深深的层层折叠的小沟, 里面正涔涔地渗出花蜜。 小宝再也等不及了,大肉棒都快要爆炸了, 他中宫直入肉棒结结实实直捣陈圆圆的蜜穴。 些微的疼痛夹着久违的快感,陈圆圆竟快乐的昏了过去。 小宝不理她的死活,两手不停地使劲揉搓着她娇美的玉乳, 滑腻的乳房在他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他挺动腰肢, 用足最大的力量进攻着。 陈圆圆的阴道非常紧窄,小宝的肉棒次次直入花心, 他不断反覆地扭动着、抽插着。 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冲击着陈圆圆的玉体,肉棒用力磨擦着她娇嫩的阴道内壁, 将她从昏迷中唤醒再赋予她更大的快感。 快感就像小鸟一样越飞越高,像天空一样没有尽头、没有终点。 良久良久,陈圆圆身体在他最勐烈的进攻下有了回应, 阴道的双壁向内急缩了进来紧紧的箍住她的肉棒, 大量的蜜汁快速地涌出雪白的大腿两侧和小腹肌肉也突然紧绷起来, 无边的快感与舒爽终于飘到了顶端,两人同时呐喊着喷出最后的热情。 「果然是天下第一美女,真是太爽了!」小宝心里想着。 陈圆圆也在回味着︰「多少年没这样了, 看不出这小子还真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