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念过书,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文盲, 没修养的意思。 我也没有名字,因爲给不起私塾先生红包, 所以他不肯爲我起名字。 爹妈和村里的人就一直叫我狗剩,因爲偷过东西名声不好, 到了十七岁还没娶上媳妇。 家人就很发愁,我们那时候结婚早,到我这岁数不结婚就算是剩男了。 村东的郑旦是村里的美人,而且十分风骚, 和村里许多男人都有一腿不过得先给她半袋粮食才行。 我因爲没粮食给她,所以直到范蠡把她送出国当间谍我都没机会上她。 被你们夸上天的那个西施和我都住村西,门对着门, 我从来没当她是什麽美女因爲她除了皮肤白以外其实没什麽特别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我也是最有发言权的因爲我经常和她睡觉!西施是个没用的女人, 和我睡了一年都没下个蛋。 她还有心脏病,动不动就捂着胸口喘气, 连豆腐也磨不动。 这也就是我同意范蠡把她送出国的原因之一, 当然最主要还是因爲他给了我一大笔钱。 在那之前西施曾经要求过我娶她,我也想过和她凑合一下算了!但是她父亲坚持一定要两头猪做聘礼。 我拿不出来,这事儿就算了。 不过我和西施睡觉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 也就算是事实婚姻了加上我又算是村里的黑社会, 就没人敢去西施家提亲了。 那天下雨,在农村里下雨就算是礼拜天, 因爲不能去田里。 我就把西施拉到我屋里操屄,西施对这事不太热心, 主要是我性能力太强每次操屄动作又大,老是操得她犯病。 她一犯病就会手脚冰凉翻白眼,痛苦万分!她就杀猪一样叫得传遍整个村子。 西施边脱衣服边跟我商量;狗剩,今天别操了!你看我屄现在还肿着呢!西施的屄经常会被我操肿, 因爲她的屄洞很小每次操起来都非常困难,加上我的家伙又大, 所以每次操完以后屄就会肿得很厉害。 我也常场此苦恼,有过几次没办法只好操屁眼儿, 结果她又因此生了痔疮。 哎!如果我家的粮食足够多,就可以去操村东的郑旦了, 现在是真别的没办法!我在操西施的时候范蠡就来了。 当时他到我家借厕所拉屎,听见西施的叫声就进来观摩。 忘了告诉大家;我们那时的民风就是这样,可以随便去别人家里观看对方夫妻做爱, 发现问题也可以随时指正就像现在的商务考察团一样十分方便。 男女授受不亲的那套是汉代以后才有的,跟我们没一点关系。 我一边操着西施一边和范蠡聊天。 范蠡说他刚从国外回来,并且在吴国见到了夫差大王。 吴国那时候是先进国家,就像现在的米国!经常欺负周围的小国, 几年前还打败了我们俘虏了我们的国王, 国王爲了表示臣服还吃了他的屎才被放回来。 范蠡边和我说话边和西施眉来眼去,我看在眼里很不高兴, 但他是不能得罪的毕竟是当官的嘛!要是对我有了意见, 还不弄我个叛国罪!用五匹马拉着给我车裂了我也没啥脾气 因爲叛变国家是一定要重判的。 西施一直在哭,每次操她都是这样,表现得就像是被强奸一样。 范蠡看着她颤动的奶子,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西施的奶子的确很漂亮雪白丰满的像是孩子屁股!两个粉红的乳头娇艳欲滴, 像是开在雪中的两朵梅花。 范蠡把头凑在西施的屁股后面,看我的鸡巴在她的屄里进进出出, 飞溅的淫水打在他脸上他不但毫不介意, 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而且故意咂着嘴发出响声,对我表示着他对这种事情的开明。 西施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对范蠡说;大人这怎麽好意思!您看我的屄水都溅到您脸上了, 要不您拿我的手绢挡一下?范蠡色眯眯地笑着对她说;不用不用 弟妹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是爲朝廷做事情的人, 爲了国家连头颅都肯抛的人怎麽会连这一点点淫水都受不了。 你们尽管操,不用忌讳我的态度,好好表现, 这也是爲国家效力嘛!西施听了他的话大惑不解 问;我们一个小老百姓操屄也能算是爲国家尽力?范蠡就说;我这次下来考察就是要看一些被操的女人, 观察她们在床上的表现从中选出几个情报人员, 替我们大越国效力。 所以希望你们好好地操,努力地操!拿出保卫祖国的热忱, 争取操出国际水平迎接国家对你们的考验!西施是很爱国的, 我们那时候的人都很爱国!这也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她擦了擦眼泪 忍着痛摆出了万种风情的模样把屁股擡起来迎接我的鸡巴, 这是她以前从来不会的有的主动扭动的身体也更加努力, 像蛇一样灵活。 我被西施的表情所感染,毕竟我也是个爱国青年, 爲国操屄当然要竭尽全力!我抓住西施的奶子 一边揉搓一边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操着她的屄西施全身的肉都被我操得抖动着, 屄肉随着我的鸡巴翻进翻出连声音也断成几截!范蠡非常满意, 拍着手爲我们打节奏嘴里数着;一二三四, 二二三四换个姿势,再来一次!西施还第一次坐到我上面, 套着我的鸡巴耸动又扭着屁股研磨,让我享受了从来没有的快活。 她盘在头顶的长发散落下来,跟着她的动作飞舞, 两只奶子像被狼撵着的兔子一样被甩得上窜下跳 晃得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我一边从下边往上操她一边高兴地说;亲爱的想不到你还有这手!我可要被你爽死了, 你啥时候学会的?西施一边吃力地套动一边气喘吁吁地说;是前两个月在河边洗衣服时学到的, 教我的是村南老于头的表姑姨的二舅舅的干侄子!我还没想明白那个人是谁的时候 就射精了。 西施从我身上站起来,乳白的精液就从屄里流出来滴在我肚皮上。 她下了床去拿木盆洗屄,扭着丰满的屁股从范蠡前面走过, 范蠡的口水就流出来一直拖到了地上。 他趁机去摸了一把西施的大腿。 西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回头对着他笑了一下。 我就忍不住了,但我不敢骂范蠡,就责怪西施, 说;你怎麽能让大人摸呢?万一脏了大人的手可怎麽得了!你怎麽还有脸对着范大人笑!西施一脸严肃地说;大人要摸我自然有大人的道理 必定是考虑周全才来摸我的当然这也应该是他考察的一部分。 你以爲大人会像你这样的农村流氓一样调戏妇女吗?范蠡显然对西施爲他的辩解很满意, 一边拦住端着木盆要去洗屄的西施一边对我说;当然当然, 这完全是工作的需要我是爲朝廷做事情的人, 爲了国家连头颅都肯抛的人自然对工作要一丝不苟!狗剩你也是大越国的子民 你也应该愿意爲祖国牺牲一切吧?范蠡是当官的 当官的人聪明他问我的时候我完全没意识到他已经给我下了个套儿。 于是在我表白了自己的忠心以后他说;好吧那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经过组织的慎重考虑我们已经决定,选西施来执行这个艰巨的任务!我一听就懵了, 试探地对他说;大人你不再考虑考虑?可别选错了人 耽误了国家大事!范蠡非常肯定执意要带西施走。 西施就说;要走也要先洗完屄啊!范蠡搓着手, 郑重地说;那到不用因爲下面还有更重要的一项考验, 爲了确保你今后执行任务的安全我必须要再测试你在床上的水平!当然这完全是国家需要, 希望你能尽力配合我。 于是范蠡就把西施按在我床上,脱了自己的衣服趴上去, 他的鸡巴早就一柱擎天了!他把鸡巴放在西施还淌着精液的屄上蹭来蹭去 我看着他把紫红色的龟头往西施屄里挤的时候才明白上了这小子的当 我心里骂着他家的祖宗脸上还得带着笑说;那有劳您了, 爲了国家还要让您损伤自己的身体真是爲难您了!西施的屄已经肿起老高, 换作平时的话早就哭着叫疼了但今天坚强地呲着牙迎接范蠡来操她。 范蠡的鸡巴没我的大,很容易就操进去了,里面的精液被鸡巴挤出来, 又沾在他阴毛上白乎乎的一片。 范蠡捏着西施的乳头,不紧不慢的操着, 眯着眼睛嘴里唱着一首流行歌曲‘十八摸’, 唱完一个地方手就换一个地方来摸,看来这首‘十八摸’是一首好歌儿!一曲‘十八摸’唱完, 西施已经娇喘吁吁无比动情地把两腿夹住他的腰了!西施从来没用腿夹过我的腰, 倒是经常用手推我的腰。 但今天她倒是显得很兴奋,好象范蠡的‘十八摸’摸到了她的什麽痒处。 西施把藕一样的胳臂缠在范蠡的脖子上, 纤细的柳腰扭得像水蛇。 努力地擡起头,舌头吐出来对着范蠡,像是要范蠡索取什麽东西!我就是不明白西施怎麽会那麽兴奋, 开始我还以爲是她装的但她叫床叫得婉转动人, 淫水流得湿掉了半张席子完全不像和我操屄时那样痛苦。 范蠡的动作也根本没我有力,怎麽就让西施舒服成那样?看着她那雪白的奶子我突然十分留恋, 这奶子以后将再也摸不到了啊!我忍不住伸手在奶子上抚摸想要做一个告别 却被西施一掌打开还生气地瞪了我一眼,好象她现在已经是范蠡的老婆一样了!而我, 只不过是凑巧进来的路人。 在换姿势之前西施还把范蠡的鸡巴含进嘴里清理了一遍, 就像吃老于头的麦芽糖一样津津有味!妈的这婊子以前可从来没这样亲过我。 她的表情十分享受,范蠡往里面一操,她就轻轻地呻吟一声, 好象范蠡操的不是她的屄而是她的心!她就那麽跪着 屁股撅起来轻轻地晃动着。 乌黑的头发一半铺在雪白的背上,一半垂在晕红的脸旁, 就像溪水里出来的河妖!妖艳而且美丽。 她像完全换了一个人,比村东的郑旦还要风骚, 我就开始怀疑她是不是一直在给我装病还故意给我摆出那样一副对操屄不感兴趣的样子!他们又一次换过姿势, 范蠡躺在我的床上西施整个身体都趴在他身上, 奶子和他的胸膛贴得紧紧的不紧不慢的动着, 居然还撒娇地说她累得不能动了!叫范蠡给她擦汗!范蠡一只手捏着她的屁股 一只手爲她擦汗擦完汗又忙着去拍她的屁股!屁股上就留下一个湿手印儿。 我第一次发现西施的屁股原来也像快豆腐, 轻轻一拍就会微微颤动每次屁股擡起落下,娇嫩的肉就像湖水一样荡起涟漪!沾了淫水的鸡巴在两人中间忽隐忽现, 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他们在我的床上变换着操屄的花样,范蠡又叫我拿来扇子给他俩扇风纳凉。 我只好边看两人操屄边爲他们服务,心里咒骂着他们脸上还要带着卑微的笑容。 不过我也学到了不少新花招,原来操屄还有那麽多讲究和招术!两个狗男女一直操了一个多时辰, 我就站在那里硬着鸡巴看了一个时辰!最后范蠡给了我四两七钱银子 按现在的价钱足足有七八百元了我十分满意, 换成粮食也能操郑旦好几回了!可惜我买粮食回来就听说范蠡把郑旦也带走了 又赶上霉雨季节房子漏水粮食全生芽发霉,最后只得全部拿去喂猪, 但猪吃了发霉的粮食就死了!西施在出国之前被范蠡‘训练’了九个多月 我猜他是操了西施九个多月!当然这和我已经没有关系 两年以后政府打黑除恶被认定是黑社会成员的我被迫逃往吴国, 穷得身无分文。 听说西施跟了夫差,混得很不错!就想找她借点钱花, 却被皇宫的门卫揍了一顿赶出了京城。 七年以后,越国攻打吴国,吴国亡。 我担心被抓,又逃去了楚国,在那里靠拉皮条爲生。 兵荒马乱,不通音迅,见不到故乡来的人,就再没听到过关于西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