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师母 半月山庄,只所以叫“半月”, 是因爲在半月峡谷而得名。 早在几百年前,江湖上出来了一个叫“张东天”的大侠, 他在刚出道的时候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江湖小卒 但他因爲机缘巧合而得到了半部当年武林第一高手“无常书生”留下的“疯魔剑法”而成名武林。 先后挑战各大门派的掌门和天下成名的高手, 未尝败绩。 并且爱打不平之事,行侠仗义,成爲白道上和黑道抗衡时候的中坚力量, 深得武林同道的爱戴。 被当时的武林万事通列爲江湖六大神之一。 到了中年,他娶妻生子,就有了退出江湖的意思。 于是遍防名山大泽,山景秀美的地方。 三年后来到了半月峡谷,这里人烟稀少,春夏长青。 正是一个老年享福的好地方。 就这样张家在这里一住就是一百多年,这里也成了武林上的圣地。 张家的地九代张云风这里,把“半月山庄”的威势在武林中发扬的更加光大了。 十几年前,西域武林高手云集,而中原武林因爲几十年的和平而渐渐的衰落下去了。 这就给西域武林人想统治中原的一个大好机会。 整批高手一起杀进中原,势如破竹,娥眉,华山, 昆仑和一些江湖门派都先后被占领,连有天下第一大帮的丐帮也面临着灭帮的危险, 武当少林也是自顾不暇。 西域高手在中原杀烧抢劫,无恶不作,把整个中原搅得乌烟瘴气。 后来由少林领头,联合天下有志之士,成立了武林盟来一起对抗西域。 但是由于几十年的和平使他门根本不是对手, 死伤无数。 就在这时,江湖上出来了一位身穿一身书生衣服的年轻剑客, 斩杀无数西域高手大长中原武林的士气。 于是人门纷纷猜测这个来历不明的年轻剑客, 后来才知道是半月山庄的少主人。 后来带领武林盟的人直接杀到西域总舵,和当时西域的第一高手大战一天一夜, 毙于剑下。 回来后被天下同道推举爲盟主,但是他爲了不违背祖命, 婉言谢绝回到了半月山庄,因爲他的祖先早已经看透了江湖上的打杀, 时间长了必身漩五林里不断的恩仇,所以严令自己后带儿孙踏入江湖, 除非到了万不得已之时。 因爲他的这次仗义出手化解里江湖之危险,所以在江湖上侠明远播, 并且喜结良缘。 当时在抵抗西域的时候除了他门之外,还有一股力量, 就是南海派的天下第一美女“冯玉容”,她一身细腻的白嫩肌肤, 双目凝秋水透露出高贵端庄的气质,迎风可折的纤盈细腰, 结实又圆润的美臀活脱脱是个美艳仙子,武林盟里有很多人就是因爲能和她接近才加入了这个组织的, 但谁知道她不但美的不可比喻就是武功也是紧次于张云风的, 并且足智多谋冷艳无比,令人不敢仰视。 她也自视清高,不消与那些江湖二三流的人说话, 就是看上一眼也难比登天所以江湖上都叫他“冷绝仙子”, 但是自从张云风出道以后他那英挺的俊容就吸引了他, 于是两人纷纷堕入爱河大事完毕后两人就回到半月山庄完婚, 这引起了江湖邪道上的极大不满和嫉妒但因爲他的武功当今天下几唿没有对手, 所以也都只好作罢。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当今江湖上八大门派在慢慢复兴, 因爲经历了上次的浩劫个大门派的杰出弟子也都死伤无数, 元气大伤所以各大门派都在致力与培养年轻一带的弟子, 来振兴本帮。 经过多年的苦力培养,各派都以是实力大增, 其中以武当娥眉和华山派的弟子最爲出衆。 其中在江湖上最具有影响力的就是一庄二堡, 一庄明显在势力和气势上都要超过个大门派一庄不言而明就是半月山庄, 而二堡分别是“百花堡”和“翻云堡”百花堡堡主和翻云堡堡主江湖上没人看过真面目, 但是他门的势力不断壮大渐渐以有和八大门派抗衡的势力了, 是武林中的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 在就是武林中的三大顶级高手,分别是张云风, 红魔和鬼怪三人,红魔因爲一身都是红,包括他的头发和赤血剑, 一身武功高不可测人也在正邪之间。 而鬼怪是魔教唯一炼成“血魔大法”的人,是邪道的第一高手, 据说当今武当和少林掌门联手也不是他对手可见此人武功之高。 但由于羽翼尚没丰满,黑道高手也是寥寥无几, 所以他还是孤掌难鸣。 但是看似平竟的江湖真的会平静吗?…………屄肏肏屄 半月山庄, 坐落在半月峡谷的尽头周围被一个像似半个弯弯的月亮的一个山崖包围着, 上面悬崖峭壁怪石横生,飞鸟猿猴愁飞攀。 这时候在山腰上正有一个穿的破烂的少年努力的抓住山上手臂粗细的树藤, 一点点的往下爬着手里还拿着一大把开的非常美丽的鲜花, 不管遇到什麽危险他都没放松手里的鲜花那些鲜花就好像比他的命还要重要似的。 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就是江湖一流高手来了也要加上十万倍的小心, 更何况他是一个基本还不懂武功的一个小孩呢?看来他能不死真是命大了。 那麽是什麽事情让他不顾自己的生命而去采摘几朵鲜花去呢? 他叫仇天浪, 是张云风在早年闯荡江湖的时候把他救会来的 当时张云风被一个满身是血的妇人所托让他把她的孩子带大, 说完没等他答不答应就跳下了悬崖。 从此他就成了半月堡里的弟子。 他虽然穿的破烂,但是乃然掩饰不住他的英俊。 在半月山庄当了这麽多年弟子,什麽也没学到不说, 渐渐的把他的那股英雄之气也给磨没了这些年来除了师傅和他的两个儿子还把自己当人看外, 其余的人都对自己嗤之以鼻。 尤其是“师母”和她的宝贝女儿,虽然外表美艳无比, 勾人魂魄尤其是师母这几年被师傅肏得性感无比,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师母正在这个如虎似狼的年龄, 每晚都要向师傅所求恨不得夜夜春宵。 没晚师傅都几乎满足不了胃口越来越大的师母了, 白天看似高贵神圣的师母到了晚上简直就变成了一个永远无法满足的骚夫人了。 这些都被仇天浪看在了眼里。 因爲每次师傅教完弟子武功走了的时候,师母就把他叫出来, 不是干这就是干那俨然把他当成了一个小工用了, 那里做的不对不是打就是骂仇浪天也是有气而不敢出, 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啊。 时间长了,师傅教的功夫没有时间练,漫漫的就忘掉了, 师傅每没看到他眼中都漏出失望的眼色说看你像个练武的好材料, 但怎麽会这样呢?哎!仇浪天更是有苦说不出 因爲他不敢说所以没到晚上自己想到父母的大仇今生今世在也暴不了了, 就出来走走时间长了,偶然就会听到师傅的屋子里会传出来一种不一样的声音, 好奇之下就悄悄的走过去; 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师傅爬在师母的身上 阴茎插在师母的骚穴里剧烈的抽插着师母往前不断的拱着肥臀, 啊……大鸡巴老公你用力肏我的骚屄吧……我是个欠干的骚屄……啊, 不是被你肏的骚屄,这一辈子只被你干……啊, 大鸡吧好勐你就肏死我吧,啊……啊……啊, 师傅听到她的浪叫干的更起劲了,大肉棒给全根插进, 抽出时龟头还在花心转一下才拔出来只见肉棒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往她的骚穴里干着, 先在屄内转一下再抽出到了深处才狠狠的全根插进, 顶着花心磨一磨才慢慢的拔出周而复始的干着… 啊……好棒……好粗大……的……肉棒……对……就是……这样……人家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就这样奸死我…… 主人……干死我的大骚穴, 干到子宫了……好哥哥……奸死我呀……好了……对……来肏我……干我……来……对……就是要……这样……啊……啊……舒服啊??……师傅一边不停的挺动着自己的大肉棒 一边低头去含舔师母的乳头这样一来,让师母不由自主地搂着他的身体, 双手像水蛇一般死缠着师傅的后背更加淫荡地扭动起了自己的身体, 高耸的圆臀也不停的上下扭挺摆动来着配合着师傅肉棒的抽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