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又是难受,又是好笑,我注意到月儿和如雨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知道她们是顾全金铃的顔面所以一直假装, 甚是高兴道: “这笑话就是嘲笑世人推崇的仁义道德、礼教廉耻, 不过是伤人肌肤、残害心灵的东西你可要记住了!”金铃“嗯”了一声, 我低头专心对付起她柔弱的蜜唇早已变成湿淋淋的, 蜜壶内不住涌出温暖的爱液她的上身无力的俯了下去, 螓首趴在手臂上玉臀随着我手上的动作微微摆动, 更显的丰满动人。 我轻轻将蜜唇分开,食指缓缓刺了进去,她敏感的哼出声来, 我让手指在灼热的蜜壶内按压转侧一手探前捻动挺拔的蚌珠, 金铃扭动起来既象是不堪躲避,又象是欢喜迎合, 我再插入中指快速抽插宝蛤口阵阵吐出晶莹的蜜汁, 她咬牙压制喉间兴奋的声音夹紧玉臀大力战抖, 终于泄了出来。 玉茎坚硬肿胀,甚是难受,我强忍住给她插入的冲动, 蹲在她身后用力分开深深的臀沟,凑上去伸出舌头轻轻舔弄。 火热柔软的舌头接触到敏感的肉缝,金铃不由“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似乎要挣扎我抱住玉臀,不停的在淫靡的蜜唇上来回舔动, 她湿润的下体散发着浓郁的成熟气息让我心中激荡无比, 嘴上更是周到。 金铃慵懒的把头靠在手臂上,长发垂向一侧, 口中轻微的呻吟双腿无力的颤抖,我压着纤腰让她缓缓跪了下来, 扶住玉臀轻轻插入玉茎她柔弱的哼了一声,撅起了屁股。 我把长发缠在手上,微微拉起她的螓首,一面慢慢抽送起来, 她侧仰着头晕红的脸上尽是舒适畅快的神情, 一手探后抚摸我的屁股我逐渐加大手上的气力, 抽插也越来越快清脆的撞击声响起,金铃又是痛楚又是畅快, 蜜壶内火热一片柔软的花蕊不断开合,宝蛤口突然夹的死紧, 我连忙旋转屁股大力研磨金铃如遭雷击,一下绷紧, 喉间唔唔不断上身几乎要趴到地上,我趁势快速挺动, 她快活到极点忍不住啜泣起来。 ? ? 月儿不知在什麽时候已睁开眼观看我和金铃的交合, 此刻也不由得面红耳赤、心惊肉跳我向她裂嘴一笑, 把金铃的上半身推到床上用力分开玉臀继续挺动。 金铃欲仙欲死,又哭又叫,早顾不及其他,雪白的肌肤变成粉红的顔色。 月儿俯身去抱住她的头柔声抚慰,一面抚摸她的长发, 一面不住亲吻。 金铃的大腿和玉臀上晶莹一片,我的下腹也湿漉漉的, 玉茎仿佛象烧红的铁棍坚硬的难受,却又敏感异常, 每一次出入都能産生强烈的快感。 金铃越来越是瘫软,好似要虚脱过去,丰满的屁股上布满了小汗珠, 空气中洋溢着她成熟的体香。 我不停的重重撞击,心境却如湖面一样平静, 金铃呻吟一阵又欢快一阵,再默然片刻,不断反复, 蜜壶吐出的蜜汁越来越浓稠越来越芬芳,我探手捞了一把, 涂上她粉红紧缩的菊花蕾然后轻轻将食指慢慢插了进去。 金铃颤抖了一下,却无力抗拒,我一面快速挺动, 一面让食指轻柔弯曲挖弄待她适应后再缓缓抽插, 窄小的菊花蕾紧紧夹住手指我不断涂上宝蛤口吐出的爱液, 并逐渐停下玉茎的抽插专心对付起她的后庭来。 金铃又再轻轻哼了起来,我再插入中指,两个手指不断凌辱着她, 并逐步扩大菊花蕾的宽度。 月儿一面抚慰着金铃,一面注视着我的动作, 眼波流转、娇媚无比神色间却甚是兴奋, 我对她邪笑道: “宝贝儿, 来给你铃姐舔舔!”月儿一跃而起跪到金铃身后, 舔上她的菊花蕾。 金铃浑身一震, 呻吟道: “月儿…”月儿却不理她, 将食中二指插入她的蜜壶快速出入舌头灵巧的挑逗着菊花蕾, 因俯身而挺起的玉臀在我面前不断摆动我心中激荡, 一把扯下她的下裳分开臀沟用力插了进去。 月儿的蜜壶内虽然早已是火热湿润,却仍然浑身一震, 我慢慢挺动一面俯身上去注视她口上的动作。 月儿用力扳开金铃的两片臀肉,舌尖在张开的菊花蕾轻轻搔弄, 金铃敏感的不住颤抖我拔出玉茎, 到金铃身旁凑上去笑道: “铃儿, 怎麽样?”金铃玉容绯红羞的埋下头去,我嘿嘿一笑, 走到她身后月儿跪到一旁,仍替我用力分开金铃的屁股, 媚笑着望着我。 我赞赏地拧了她的脸蛋一下,将玉茎慢慢刺入金铃的蜜穴, 挺动了几次再拔出来移到后庭月儿目中更是异样, 用力将紧缩的菊花蕾拉成个鲜红的小孔金铃似乎知道快要发生的事, 羞耻的抽泣起来。 月儿却将菊花蕾拉的更大,向我打了个眼色, 我凑到她耳边笑骂道: “小淫妇!”她的神情更是兴奋 也凑上来低声道: “主子快操这贱人的屁眼!”我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腻笑起来神色淫荡到极点。 我微微一笑,把硕大的龟头抵在金铃张开的屁眼上, 手指用力一压硬生生挤了进去。 金铃浑身巨震,“啊”的一声立即就要挣扎, 我一手压住她的粉背一手抱住玉臀,顿时令她再难闪避。 月儿转而捻动她的蚌珠,抚摸饱满的蜜唇,良久金铃才慢慢松弛下来, 月儿将蜜汁不断涂到肉棒与菊花蕾我这才又继续向里挤去, 金铃立即又再绷紧把玉茎夹的死紧,我马上又止住, 不让她过度反感。 如此不断重复,良久插进去了一半,我有了插月儿后庭的经验, 知道这之后要好办的多不再深入,转而慢慢抽动。 金铃又涨又酥,忍不住哼出声来,月儿在旁不停地帮着我, 后庭内逐渐润滑屁眼也扩张了许多,我慢慢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金铃的呻吟大声了起来月儿给我涂上爱液,向我打了个眼色, 我按住金铃的头挺腰慢慢刺了进去,这次再不停留, 她尖叫一声一下绷的死紧。 我刺到根部,紧紧抵住她的屁股待她慢慢适应, 良久她才放松下来 我凑到她耳边道: “铃儿, 你全是我的了!”金铃微声道: “冤家我不是你的是谁的呢…”我心中激荡, 忍不住快速抽插起来紧窄的后庭紧紧咬住巨大的肉棒, 进出时産生了强烈的快感金铃阵阵颤抖, 哀声道: “冤家, 你想弄死我呀?你慢些…”我俯身压在她背上 稍微放慢速度 口中却道: “对,我就是想操死你!”金铃面色绯红, 神态甚是妖媚喉中轻轻哼着,月儿一直不断刺激着她, 此时笑道: “铃姐 舒服吗?”金铃啐了一口道: “死丫头, 助纣爲虐!”我笑道: “月儿却取两块湿巾来!”月儿依言取来, 我拔出肉棒擦拭干净又给金铃插进蜜壶快速抽插, 她浑身一震忍不住又哼了起来, 呻吟道: “小破, 我不成了…”月儿皱眉道: “怎麽能这样叫相公?你要和咱们一样叫‘爷’…”金铃不理她 我却不理会金铃继续狂勐挺动小腹“啪啪”地撞在她丰满的屁股上, 她终于受不了道: “爷 贱妾不行了…”我挺动道: “不行!”金铃呜咽一声, 却一丝力气也找不到又是痛苦又是快活,面容扭曲起来, 良久蜜壶突然箍住玉茎一阵大力吮吸她浑身剧烈颤抖, 瘫软下去我只觉尾嵴一麻,玉茎突然膨胀,阳精立即便要狂喷而出, 连忙摄气提纳锁住金龙月儿经验丰富,看了出来, 讶道: “爷…”我嘿嘿一笑又再大力抽插, 金铃高潮后神智恍惚喉间无意识的呻吟叹息, 月儿走到我身后抚摸着我 昵声道: “爷, 你真要操死铃姐吗?”我嗯了一声拔出玉茎又插入金铃的后庭快速挺动, 与抽插蜜壶毫无两样她却已无力抗拒,月儿看出我的用意, 唿吸急促起来指甲深深陷入我的手臂,我挺动数十次, 拔出来擦了一下又刺入蜜壶大力抽插金铃只觉得下身连成一片, 不久就再分不清蜜壶和后庭的区别只要我大力抽插, 她便呻吟不止强烈的快感又再凝聚,我摆动的越来越快, 她早已面色苍白憔悴唿吸若断若续,蜜壶却仍然不停吐出米粥一样浓稠的爱液, 月儿擡起她的脸笑道: “铃姐你想让相公射进你哪里?”金铃抓住她的手, 呻吟道: “月儿别捉弄…我要死了…”月儿瞟了我一眼, 抚摸着金铃的脸笑道: “相公不会让你死的——铃姐 你给相公生个儿子好不好?”金铃把头无力地靠在她的手臂上没有说话 月儿又将她的脸擡起来问道: “好不好?”金铃但求能停下休息一会 什麽事都愿做 把头埋入月儿怀里呻吟道: “好…”月儿银铃般的笑了起来, 我按住金铃的头狂勐挺动几次终于将精液狂射入她的后庭。 4 R( L. X% ]# Y: n? ? 良久我拔了出来, 粘满精液的下体仍然不住跳动月儿嘻嘻一笑, 转到我身后大力套弄 低声道: “爷,你看铃姐的屁眼…”我低头看去, 金铃的菊花蕾已变成个大孔露出其中鲜红的嫩肉, 白滑的精液不断缓缓流出本来就饱满的蜜唇肿成个小馒头, 微微的翕开股间早已是一片狼籍,蜜唇与会阴部的芳草淫靡地贴在两侧, 晶莹闪亮的蜜液顺着大腿内侧流到了膝盖曼妙无匹, 我不由嘿嘿笑了两声。 月儿意犹未尽的玩弄金铃的蜜唇和后庭,我把她的手拉了回来, 把金铃抱上床躺下 她微声幽幽地道: “你想弄死我呀…”我微微一笑, 轻轻地温柔抚慰她立即就在我怀里沈沈睡了过去。 月儿替金铃清洗干净,盖上被子,这才到我身后躺下。 我转身搂着她笑道: “宝贝儿, 相公越来越佩服一个人…”月儿媚笑道: “是谁呀?”我笑道: “你猜猜…”月儿瞟了一眼缩在牙床一角、向里蜷着身子的如雨笑道: “是不是咱们家雨儿呀?贱妾对她也佩服的紧…”我笑道: “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如雨“嘤”了一声, 转身坐了起来嗔道: “月儿 不许你同相公合伙欺负人!”月儿笑道: “你能忍这麽久, 咱们本来就佩服嘛!”如雨摇着我撒娇道: “相公啊 铃姐今晚太惨了!”我笑道: “是吗你看看你铃姐…”如雨看了金铃一眼, 却惊奇地发现金铃脸上虽然疲惫憔悴却有无限的满足和舒适, 心跳不由急促起来。 我微微一笑, 道: “我虽然没放过她,但始终很有分寸, 不会伤着她的…”如雨垂下头去 我拉过她笑道: “你看了这麽久的戏, 想不想要?”如雨惊道: “相公 贱妾可受不了铃姐这样的…”我笑道: “你们铃姐是成熟妇人, 你当然不能和她比。” 如雨垂下头去,月儿嘻嘻一笑,脱去她的衣衫, 我俯身压上如雨她的身子灼热,下身早已湿成一片, 萋萋芳草淫靡地贴在股间我温柔地进入了她, 轻轻挺动片刻她就泄出身来, 我笑道: “忍了很久吗?”她俏脸通红, 点了点头月儿一直躺在身旁看着, 此时道: “雨儿, 铃姐今晚可快活死了你想不想要?”如雨拧了她一下, 我笑道: “若是你们铃姐没有其他事我真想不停地操她, 让她累了就睡、醒了又接着做看看她还会不会再矜持…”如雨受不了我的淫言荡语, 嗲声道: “相公——”我突然瞪着她道: “你也一样!”如雨吓了一跳 忙道: “相公贱妾一定改…”月儿咯咯娇笑, 我忍不住笑道: “宝贝儿你很乖,相公和你开玩笑的!”如雨大羞, 握拳在我胸前捶着我搂起她的纤腰用力抽插, 叹道: “雨儿你要快点把功夫练好,早些报了仇好给相公生孩儿, 知道吗?”如雨呻吟道: “贱妾也很急呢!”我点头道: “其实月儿现在就能学炎阳诀 只要阴阳互济就不会有害,只是威力可能要比原来差些, 雨儿你要等能和相公双修才能练…”如雨点了点头 我让她举起双腿玉茎快速的出入,如雨是三女中最不济的一个, 迎合了片刻就软了下去我把她翻了过来,一面挺动一面玩弄她的菊花蕾, 她早知会有如此一日也不怎麽扭捏作态。 月儿抚摸着如雨的玉臀, 笑道: “爷, 你要采了雨儿的菊花儿吗?”我摇头笑道: “今晚已采了一朵, 这朵留到明儿吧!”如雨似乎松了口气我大力挺动, 不久她便求饶月儿早已翘首以待,我压到她身上, 深情的注视着她迷人的大眼睛 月儿欢喜昵声道: “怎麽了, 爷?”我柔声道: “宝贝儿你很乖,相公要好好疼你!”她晕红着脸蛋, 昵声道: “是 爷想怎样疼贱妾都可以…”我邪笑道: “你想不想和铃儿一样?”月儿的身子掠过阵阵热潮, 颤声道: “贱妾怕受不了…”我嘿嘿一笑 把她抱起放到床沿刚好是金铃刚才跪着的地方。 ? ? 待我将精液全射入月儿的蜜壶时,她已快活的奄奄一息, 片刻即睡了过去天边也已见白。 如雨在我们开始时就受不了逃去隔屋,此刻听到她起身练剑的声响。 我把月儿放到金铃身旁,梳洗完后走出房门, 只觉得精神奕奕、神清气爽。 如雨见我出来,粉脸顿时飞红,想来月儿快乐放浪的声音仍然传了过去, 我淡淡一笑抽出剑和她对练起来。 她的剑法与内力都有了很大进步,很是让人欣慰。 内院逐渐有了人声,梅兰竹菊四女送上早餐, 如雨匆匆吃过又去练习。 夜叉似乎成了金铃的侍卫,大早就跑了过来, 见到我立即拜了下去道: “贱妾叩谢神君大恩!”我知道枯木已被扣押 让她坐下笑道: “青松抓到了吗?”夜叉恭敬回道: “青松逃出总坛不知去向 但枯木一家余下的人都已落网…”我奇道: “他怎会逃的?”夜叉道: “神君明鉴 昨日下午贼党见势不妙 立即把消息传了出去…”我点头问道: “逃了哪些人?”夜叉道: “大多是仰仗霜雪鼻息的有身份无职位之人…”我奇道: “有身份无职位是什麽意思?”夜叉抿嘴笑道: “比如象青松, 他是长老的儿子是圣教赐名的公子,但只是普通白衣教衆…”我对这夜叉并没有如何下功夫, 她对我只是教衆对神君景仰的普通感情 我盯着她鲜红的樱桃小嘴微笑道: “我听教主说过, 不是要资质好的子弟才能由圣教赐名吗?这青松怎麽样?”夜叉俏脸微红 略微娇羞道: “贱妾曾与孔雀和马头大哥讨论过 逃跑的青松、长风和清泉都是长老的子侄 咱们觉的都只是普普通通而已…”我点点头道: “圣教也真奇怪, 爲何女的要叫公主男的却只能是公子呢?”夜叉忍俊不已, 似乎已忘了我是神君 微笑道: “本教第一任教主便是女子, 当时便如此定下规矩而后数百年中咱们女人对圣教作了相当大的贡献, 丝毫不弱于男子 所以就沿袭下来…”我笑道: “你以前也做过公主吧, 叫什麽名字?”夜叉瞟了我一眼 娇笑道: “贱妾当时叫火舞…”我笑道: “这名儿好听!”她抿嘴微笑, 我笑道: “霜雪和青松的关系不一般 爲何不给他安排职位呢?”夜叉道: “总坛中能被他们看上的恐怕只有明王、长老和护法三种, 其中只有明王可以不凭功绩坐上圣教近些年来没什麽大举动, 寻常人提升可不够快那些公子又不愿离开总坛, 因此只好打明王的主意明王中贱妾又只做了三年…”我突然省起一事, 道: “同样是公主金铃爲何叫长公主, 她在教中威望似乎一直很好?”夜叉笑道: “贱妾常听长辈们说起, 教主她从小就绝顶聪慧、过目不忘十六岁便练成很难修炼的姹女神功, 圣教历代以她爲最但教主她待人和蔼可亲,毫无倨傲之情, 甚得人心况且一统预言中有教主的圣名,所以大伙儿对她都是心服口服。 至于长公主之称, 是三老会在她三岁赐名时决定的…”我奇道: “三岁才赐名?”夜叉点头道: “是啊, 资质好坏三岁时定已能看出…”我斟酌了一下措辞, 问道: “赐名的时候是谁主持?”夜叉明白了我的意思, 笑道: “圣教公子的名字就是三老会决定 终究是那些花草掉来掉去但公主的名字就相当慎重, 大年初一这一天教主、三老会和三大明王都要到场, 满三岁且资质够好的小女孩们齐聚一堂以出生日子早晚排好顺序依次定名, 可作不了弊…”我嘻嘻一笑 道: “那这些年教内定有许多公子公主了?”夜叉摇头道: “历代规矩, 公主公子若成婚生子那身份地位自动取消,有职位的可保留职位, 因此各代并没有留下几个 就算留下来也很少有能主事的…”我笑道: “金铃不是也结婚生子了吗?”夜叉展顔道: “长公主怎同呢?这也是人心所向, 大伙儿早把她当作教主当年也只等她满十八岁, 可惜…况且教主也归隐了二十年只要她能重掌教务, 大伙儿便都欢天喜地了谁还计较?据说当年教中弟子怕她从此脱离圣教, 硬逼着三老会给她女儿定名水晶也是唯一定名时不在总坛的公主, 这丫头也相当聪明 就是太自负了…”我道: “你和水晶很熟?”夜叉笑道: “想做教主的人都要和明王套关系, 水晶既喜欢缠三长老也爱来缠我们几个…”我见夜叉的态度越来越随和, 打量着她笑道: “你不当我是神君了吗?”她顿时红了脸 垂头低声道: “贱妾一时忘形 神君恕罪…”我笑道: “我就喜欢别人这样对我, 你不用在意我刚才是逗你的。” 夜叉擡头看了我一眼, 微羞道: “若不是亲眼所见神君的手段, 贱妾真不敢相信公子便是神君真身…”我心中疑惑大起 夜叉被我施法才过三日理应不会怀疑我的神君身份, 微笑道: “你怎麽知道我的手段?”她道: “昨儿下午贱妾虽没有在场 可旁观晋见神君的人前后神情变化 就知道神君手段非凡…”顿了顿又道: “贱妾私自揣测, 请神君恕罪!”我微笑道: “哪有什麽 没人能让别人什麽也不想…”夜叉展顔道: “神君真是太随和了!”我忍不住取笑道: “我对别人可没这麽随和…”夜叉顿时霞飞双靥, 垂下头去。 我笑道: “你弟弟那情人儿怎麽样了?”夜叉叹道: “兰儿被青松抢了去, 当晚就被污辱了青松几日后就没了兴趣,他们家就把她当下人使, 可惜了这姑娘…”我淡淡道: “一个弱女子遇上奸徒当然难以幸免 现在这女孩怎麽打算?”夜叉道: “昨儿小弟想见兰儿 但兰儿死活也不肯 说没脸见他…”我笑道: “你难道就不能擡你弟弟去见兰儿吗?”夜叉叹道: “见面又如何, 小弟都这样了 我也不想耽误兰儿…”我笑道: “若是别人愿意呢?你太忙, 这闲事我管定了 我先去看看你弟弟!”夜叉讶道: “神君日理万机…”我笑道: “日理万机的是教主, 你什麽时候看到我忙了?”夜叉嫣然一笑宛如鲜花绽放, 我见色心喜盯着她仔细打量, 笑道: “你先坐坐, 我找教主说件事。” 夜叉点了点头,我走入内院回到房中,金铃和月儿兀自熟睡未醒,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金铃抱了起来,她“嘤”的一声醒了过来, 我搂着她柔声道: “宝贝儿夜叉等了你有一会儿了…”金铃绵软的靠在我怀里, 玉臂环住我的腰呢喃道: “冤家你差点便弄死我了…”我微微一笑, 抚摸着玉臀柔声道: “还疼吗?”她狠狠地掐了我一下 道: “我恨死你了!”我凑到她耳旁邪笑道: “以后我每晚都这样疼你好不好?”金铃大羞 按住我的胸膛想把我推开 嗔道: “不可以…”我勐的一下将她拉入怀里咬上她的小嘴, 一面用力揉捏丰满的乳房她挣扎了几下便软了下来, 喉间轻轻娇哼我手上大力动着, 一面含住她玲珑的耳垂低声道: “好不好?”金铃的身子阵阵发热, 颤声道: “冤家你…”我把中指一下刺入她微微湿润的温暖蜜壶, 一面冷冷地注视着她金铃一阵心颤, 贴紧我颤声道: “好, 你想怎麽玩就怎麽玩!”我把手指抽了出来慢慢放入口中吮吸, 她美丽的凤目顿时罩上层朦胧的水雾酥胸不断起伏, 身子微微颤抖我含笑注视着她, 金铃把头埋入我怀里昵声道: “你别逗我了, 贱妾还要快出去呢!”我用力打了她屁股一记 笑道: “那你还不快梳洗?”她不依地推开了我 转身穿上贴身小衣。 雾里看花,更增美态,我靠在椅中不住赞叹。 金铃坐到梳妆台前慢慢梳出盘龙髻,我走过去拿起碧玉簪慢慢替她插上, 两人借铜镜脉脉对视我不由用指背轻轻摩挲她嫩若凝脂的脸蛋, 赞赏道: “铃儿你真美!”她的脸上飞上一丝红霞, 神色甚喜 却道: “你的月儿才称得上美…”接着看了月儿一眼, 娇笑道: “这死丫头捉弄我结果还不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