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老太爷已经六十五岁。 对家务,他早已不再操心。 他现在的重要工作是浇浇院中的盆花,说说老年间的故事, 给笼中的小黄鸟添食换水和一大家子同享天伦之乐。 祁老太爷有四房夫人,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赵樱雪、四姨太叶婉茹, 四姨太叶婉茹是祁老太爷两年前刚从省城叶家娶回来的 刚满25岁。 祁老太爷膝下有4个儿子7个女儿,大儿子祁宏、二儿子祁健、三儿子祁军、小儿子祁威, 4个儿子均已年过30最大的祁宏48岁,最小的祁威34岁, 分别娶妻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 七个女儿分别爲大女儿祁芳、二女儿祁凤、三女儿祁梅、四女儿祁璐、五女儿祁雪、六女儿祁佳、么女祁欣, 七个女儿最大的刚40出头最小的刚满28岁, 均已出嫁他乡。 祁老太爷最喜欢长孙媳妇汪月霞,因爲第一, 她已给祁家生了儿女教他老人家有了重孙子孙女;第二, 她既会持家又懂得规矩;第三,长孙祁子画终日在外教书, 晚上还要预备功课与改卷子;第四长孙媳妇风流乖巧, 体态风骚乳大肤白。 与亲友邻居的庆吊交际,便差不多都由长孙媳妇一手操持了;这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所以老人天公地道的得偏疼点她当然,祁老太爷对孙媳的疼不仅体现在言语上、权利的下放上, 还体现在肉体的安慰上。 这天,祁老太爷坐在亭中的太师椅上用小胡梳轻轻的梳着白须, 晒着太阳听着孙媳汪月霞的家事汇报,看着外穿淡红薄纱长裙, 内穿白色真丝肚兜头插鸳鸯凤钗,脚蹬白色高跟凉鞋, 透过薄纱长裙下半身隐隐露出一团乌黑的长孙媳妇半天没有出声。 长孙媳妇明显是个乖巧的人儿,知道老爷子心里在想什么, 只见她转过身弯下腰将一个肥嘟嘟丰臀对着祁老太爷不停摇晃 边摇晃边用双手揉搓着胸前的大乳房并不时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回目着祁老太爷。 祁老太爷透过薄纱长裙看着孙媳肥大的屁股, 胯间早已冒出了团团欲火一手从裤间掏出肿胀的鸡巴上下撸动, 一手隔着薄纱抚摸着孙媳的屁股不时用鼻子吮吸着孙媳屁股的骚味。 「小骚货,爷爷几天没日你,骚味倒是越来越浓了。 」 「爷爷,孙媳这几天也想死你的大鸡巴了, 今天你就狠狠地操操你的孙媳吧!」 「来坐到爷爷的胯上来。 」听到爷爷的召唤,汪月霞转过身一下坐到了爷爷的身上, 环抱着爷爷的脖子没穿内裤的下身被一根火热的、硬硬的肉棒顶着, 不觉一阵颤抖。 祁老太爷一边用手狂揉着孙媳的屁股,一边看着如同要将那真丝肚兜撑破的乳房, 嘴巴不由得凑了上去隔着真丝肚兜舔咬着大乳房。 「哦,爷爷,你把孙媳的奶子舔的好舒服啊。 」 「爷爷,使劲揉孙媳的屁股,使劲啊, 爷爷。 」 「骚孙女……。 」 「大鸡巴爷爷,亲爷爷,你亲孙女的骚屄好痒啊。 」 「好,爷爷就来给你治治痒,看爷爷的倒拔杨柳。 」只见祁老太爷抱着孙媳的芊芊细腰站了起来, 速度地将孙媳来了个180度的大旋转。 这样一来,汪月霞的小嘴刚好对着祁老太爷火热的大鸡巴, 而汪月霞粉红色的薄纱长裙滑到了腰间粉嫩嫩、肥嘟嘟的骚屄恰好对着祁老太爷长满胡子的老嘴。 看着孙媳微微张开的粉嫩阴户正涓涓细流,闻着孙媳阴户的骚味, 祁老太爷忙将长满白胡子的老嘴凑了上去不停在孙媳的胯间蠕动, 舌头上下翻动着孙媳的大小阴唇搞得汪月霞娇喘馀馀, 香汗淋漓秀目含春,忍不住一张嘴含住了祁老太爷跳动的鸡巴一阵吮吸, 时而深吞时而舌头轻扫着马眼,两个真丝肚兜包裹的大白奶子也不停地在祁老太爷的腰间摩擦。 「哦,好孙女,亲孙女,骚孙女,乖孙女, 你把爷爷的老鸡巴吃的真舒服。 」 「对,深点,吃到底,顶到喉咙」 .汪月霞骚穴被爷爷一阵勐舔, 特别是爷爷胡须扫过阴蒂的那种快感刺激着她反复吞吐着祁老太爷大鸡巴, 大鸡巴插到喉咙深处的那种窒息感爷孙相奸的乱伦感, 让她迷茫、陶醉。 「爷爷,孙女受不了了,骚屄痒死了,孙媳要爷爷的大鸡巴插孙媳的骚逼。 」 「爷爷,不要舔了,插插孙媳吧!亲爷爷, 亲爷爷……快点嘛!」 「小骚货这就受不了了, 看爷爷的老枪操嫩屄今天要操得你喊爸爸,喊老公。 」说罢,祁老太爷将汪月霞放在太师椅上。 汪月霞仰躺在太师椅上,自觉地将薄纱长裙拉向腰间, 穿着高跟凉鞋的双腿分搭在太师椅两边扶手上 双手剥开阴唇 眉目含春地看着祁老太爷说道: 「爷爷, 看小霞的屄美不美。 」祁老太爷看着孙媳水汪汪的大眼睛,混杂着自己口水和孙媳淫水湿漉漉的阴户, 阴唇被孙媳扳开里面粉红的嫩肉在孙媳的娇喘中不停蠕动, 亮晶晶地淫水不停流淌着汇集到屁眼下。 「好孙女,乖孙女,你的屄最美,爷爷最喜欢操你的骚屄了。 」说完,俯下身子,手握大鸡巴蜻蜓点水似的在阴户上上下滑动, 逗得汪月霞屁股直往上台想用骚热的阴道去包裹爷爷的大鸡巴。 可祁老太爷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操过, 哪能让汪月霞轻意如愿。 祁老太爷「三管齐下」,大鸡巴不停在汪月霞阴道上滑动, 老嘴在汪月霞秀发、耳垂、眼睛、嘴巴上亲吻中 舌头伸进汪月霞的口中探索中琼浆玉液另一只手隔着肚兜揉捏着汪月霞的大乳房。 汪月霞在爷爷「三管齐下」下媚眼如丝,秀发散乱, 玉体横陈口中哼哼声不绝。 「好爷爷,你就知道欺负霞儿,别挑逗霞儿了, 好嘛!」 「你个小逼真骚跟你妈一个淫妇样子(即祁威的娶妻子白玉珍), 爷爷今天也不爲难你了就来捣烂你的小骚屄。 」 「来吧!亲亲好爷爷,霞儿知道你最疼孙媳了, 霞儿的骚屄专爲亲亲爷爷准备的你就操烂你乖霞儿的骚屄吧。 」 来了,来了。 祁老太爷屁股一挺,沾满淫水的大鸡巴噗汁一声钻进了一个温暖的肉洞中, 肉洞四周的壁肉紧紧包裹祁老太爷的大鸡巴 让祁老太爷感慨不已: 「还是嫩屄操起舒服啊。 」恍惚间,祁老太爷几个大起大落,次次直抵花心, 操的汪月霞呜咽不已。 「爷爷,你操的霞儿好痛快啊」,「爷爷,你操到霞儿子宫里面去了」, 「爷爷霞儿的小骚逼要被你操烂了」,「好爷爷, 亲爷爷……孙媳、霞儿受不了了」汪月霞媚眼微闭 呻吟不决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被爷爷口水打湿成透明状肚兜下鼓胀的大奶子, 白花花的嫩肉一下堆积成小山一下揉压成平川, 两个粉红色的乳头愈发坚挺。 祁老太爷被孙媳的骚媚状态勾引的欲火焚身, 一下把汪月霞双腿架起在肩膀上推开肚兜露出白嫩嫩地两个大奶子, 大鸡巴勐烈地抽插着汪月霞的骚屄啪、啪、啪、撞击着汪月霞的阴部, 一进一出带出股股腥臭的淫水两个大奶子在抽插中呈波浪状上下起伏, 穿着高跟凉鞋的双腿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祁老太爷的后背 煞是好看。 「大鸡巴爷爷,你要把孙媳操死啊!狠心地爷爷一点也不疼孙女, 这么用力操霞儿的骚屄!哦爷爷,你又插到霞儿的子宫里去了, 霞儿要被你搞死了……爷爷……亲爷爷……大鸡吧爷爷……霞儿的嫩屄被你操翻了。 」 「来,霞儿,换个姿势,爷爷要从后面操你。 」祁老太爷放下汪月霞的双腿,汪月霞作小狗状爬在太师椅上, 屁股高高的翘起股股淫水呈丝状从阴道嘀嗒嘀嗒的流到地上。 「爷爷,舔舔霞儿的骚屄吧。 」 祁老太爷闻言跪下身子,将脑袋埋进汪月霞的肥大屁股中间, 咕汁咕汁的吮吸着流淌的淫水舌头不时打成卷儿深入阴道进进出出, 吸汪月霞一阵颤抖叫声不绝。 「骚,真他妈骚,人骚,屄骚,水也骚。 」「霞儿,爷爷要插进来了。 」「来吧,爷爷,霞儿骚屄准备好了。 」祁老太爷揭起薄沙长裙,屁股一挺,大鸡巴再次被汪月霞的阴道吞没。 祁老太爷双手抓住汪月霞纤腰,一进一出,啪啪地拍打着汪月霞肥大的屁股, 撞击屁股传来的阵阵肉感舒服的祁老太爷老嘴歪了又歪。 几十下后,祁老太爷直感体力不支,唿唿几声, 一下伏在了汪月霞穿个长裙的背上双手各抓一个奶子狠命的揉了起来。 「霞儿,爷爷老了,操屄也大不如从前了, 你不会嫌弃爷爷吧?」 「怎么会呢爷爷, 你操的霞儿很舒服的霞儿觉得爷爷现在比以前更厉害, 倒是霞儿没伺候好爷爷爷爷不要怪霞儿哦。 」 「小骚屄,嘴巴倒是越来越乖了,等下爷爷给给力, 非要把你操的喊爸爸喊老公。 」 「好了,骚霞儿,爷爷又来了。 」祁老太爷休息了一阵,感觉体力恢复了大半, 劲头又上来了。 啪啪啪……「爷爷,亲爷爷,大鸡巴爷爷……操的霞儿要上天了……爷爷……霞儿的屄要烂了……霞儿肚子好涨。 」 「喊爸爸,喊老公,小骚屄。 」祁老太爷边插孙媳,边啪啪的拍打着孙媳的屁股。 直打的汪月霞屁股红红的,每打一下,汪月霞就感觉骚屄一颤, 快感连连尿意不绝。 「好爸爸,亲爸爸,你把女儿操的真舒服, 女儿的屄要被爸爸捣烂了。 」 「老公,亲老公,亲亲老公,大鸡巴老公, 骚老婆被你干死了。 」 「好爷爷,亲爸爸,亲爹,大鸡巴老公, 孙媳、霞儿、老婆受不了了被捣死了……呜呜……爸爸, 女儿要死了……。 」 听着孙媳淫荡的叫声,祁老太爷直觉得大鸡吧一阵舒麻。 「霞儿,爷爷要射了,要射了。 」 「爷爷,亲爹,老公,射到霞儿嘴巴里来。 」 祁老太爷急忙拔出大鸡巴,边撸动边塞进汪月霞的小嘴里, 汪月霞跪着身子一手握着大鸡巴快速的吞吐着, 一手深进骚屄里抽插着。 祁老太爷一阵尿意,噗噗几声,磙烫的精子直打在汪月霞喉咙间。 啊啊啊!受精液的刺激,汪月霞竟然也泄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