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招待丈夫公司的合夥人
 
我叫杨循瑶,已婚,二十六岁,三年前,大学毕业後,嫁给了丈夫林玄洲,目前住在台北市,丈夫目前任职於知名的食品化学公司,担任协理的职位,收入小康,我曾经以为爱是甜蜜的,结了婚後,我嫁了个好老公,懒惰的我,甚至不用工作,就可以等待亲爱的供养,直到後来,我才亲身体验到了这台湾社会的现实面……
 
那一天,老公带了一位客人回家,听老公说这位客人是我们家的贵宾,他是他们公司的重要合夥人,总经理尊称他为「陈董」,他能驾临我们家,是我们家的荣幸,让我忍不住仔细多瞧了瞧这位看起来已经步入中年的粗壮男子……
 
以他约莫四十岁的年纪来说,他的身材维持的很好,估计脱下上衣的话,可能有六块腹肌吧!手臂强壮,身体刚强,看得出是那种高学历,而且体态训练有素的中年人,身为协理老公今天把他带回家,如果有那个意思……和这男人拥抱在一起时,他结实的肌肉抱住我,那感觉一定很舒服,尤其听说鼻子大的男人,那话儿特别大只,而这位陈董,面貌有着中年人的成熟风尘气息,而鼻子也正是可以迷得不少少妇为他疯狂的那一型……
 
但尽管我满心的期待和害羞,老公什麽也没和我说,只在早先打了电话回家,和我说了拿出真实本领,好好做一番最好吃的宴席,今晚有贵客莅临。
 
说道做菜这一项,不是我自夸,但我还真的是有本事媲美优质餐厅主厨的烹饪技术,既然老公都这样说了,我自然也拿出了看家本领,一早起来就去超市买了合适的食材,做了一顿高级的欧式晚餐,搭配法国特产的薄酒莱葡萄酒,老公和这位陈董好像都很享受我精心准备的料理。
 
老公和陈董边吃着大餐,边聊着一些公司的营运,我有些地方听不太懂,也不以为意,但老公的酒量,我从大学开始和他交往时就是清楚的,标准的三杯必醉,果不其然,喝玩三大杯的葡萄酒後,老公已经趴在桌上,昏睡得不醒人士,现在只剩下陈董和我两人,我不禁一阵紧张,心想:「该来的终於还是来了吗?」。
 
却听陈董微笑道:「林太太,你的手艺很好,确实是你家林协理的贤内助,只是看你现在的模样,怎麽好像有些怕我?难道怕我变成狼人吃了你吗?」说着一手已经圈住我的香肩。
 
陈董的坦率直白到让我意外,但也勾起了我从国中青少女期开始对於坏男孩们的向往,轻轻躲避他的手,很官方的说道:「陈总,请你自重!这是在我们家里!玄洲也在这边,你还是清醒些吧!」
 
陈董挨骂,却不生气,反而一把将我搂在怀?,一手已在我的胸前揉撮,笑道:「看你一脸聪明相,你老公今天邀我来家里,自己却先醉倒了,这种待客之道,你怎麽会不懂其中玄虚?」
 
陈董隔衣揉弄着我的乳房,手上却不闲着,几下就把我上身的衣物剥个精光,只见我乌头黑发披肩,白中透红的娇容,鼻隆小巧的嘴,全身肌肉白洁光亮,透出阵阵幽香,玉体娇媚软若无骨,丰满结实,玉乳高挺,腰细腹隆,骨肉均称,无处不美,见之消魂,抚之柔软,滑溜非常,爱不忍释,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真是人间的尤物。陈董一手仍是搂着我,另一手已握住我娇嫩的乳房,得意的撮揉。我俏脸涨得通红,拼命要挣脱他的魔掌。
 
陈董见我挣扎,在我坚挺的乳房上重重捏了一把,手上已把我下身的衣物剥个乾净,只见玉腿修长,稀黑的阴毛,盖着迷人的洞,露出阴唇,红黑白相互交辉,我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
 
他把我推得背对自己,分开我的双腿,手掌在我的阴户上摩弄。我阴户上稀疏的阴毛刺激着他的手掌,使他感受到从未经受过的强烈刺激,情不自禁的头一低,便往樱唇印上去了,我的嘴唇感到一阵轻压,又彷佛有一条湿软灵活的东西在挑着牙门,还有陈董刺刺的胡渣刷拂自已嫩嫩的脸颊,一种搔痒酥软的感觉秕恿上心头。陈董火热的大手继续爱抚我全身,这感觉从我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我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
 
陈董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我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我觉得大脑麻痹,不禁开始呻吟起来。陈董热烈的抚摸,使得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
 
说时迟那时快,陈董的手指已伸进我那两片肥饱阴唇,我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他虽然一向温文尔雅,这时也按耐不住了,猛地抓住我的双腿往後一拖,『滋!』的一声,巨大的老二已经插入我体内…
 
突然受到的侵犯使我『啊』了一声,全身无力,陈董把我的双腿摆成反向着自己腰部的姿势,双手托起我的上身,一边抽插,一边手掌痛快的揉弄我的椒乳。『啊...啊』,我发出一声哀叫,不知是因为肉体的痛苦还是听了他刚才的言语引发了心中的痛苦。
 
陈董一边加力干着,一边手掌用力在我的全身游走,他只觉得,抚摩这样娇嫩滑腻的肌肤带给他无穷无尽的快感。陈董把我摆成向前趴着的姿势,使我圆润的屁股高高支起,他则两手抓住我的腰胯,下身肉棒直直的插入我的阴道。我被他干得心痒痒的,好像忘记了自己正在被陌生男子恣意侵犯。
 
陈董越发得意,加力顶入,弯下身轻轻伏在我背上,舌尖舔着我的耳根,双手围住我的双乳揉弄,下身挺动不停,让我渐渐感到从未经受过的快意。我渐渐不再反抗,反而觉得跟陈董性交是人生乐事。
 
陈董见终於打动了我,心中更加自豪,他将我侧转身,拉起我的一条腿架在肩膀上,看着眼前女大暴露的神秘阴户,陈董倍感兴奋,一边加力挺入,再将我翻成面朝自己,两手托起我的双腿,下身肉棒从正面进入。
 
这时只见我脸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周身似火,血液翻腾,心房急跳,酥麻酸痒,不停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美感。
 
陈董得意万分,双手抱起我的身子,下身猛力挺动,我身体各处敏感部位,遭到强烈的刺激,不禁心头搔痒,慾情勃发,粉脸通红、两眼朦胧,面部也呈现出恍惚迷离的媚态。我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檀口轻开,俏丽的脸庞尽是春意,真是说不出的淫靡荡人,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我浑身颤抖,脸上自然而流露出淫荡的表情、嘴?呻吟着浪荡的叫声。
 
我媚荡的表情、叫声,刺激得陈董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阳具暴胀,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着我那诱人的胴体上,一挺腰,肉棒用力突破再突破,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我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升高,陈董用力的把我双脚再分开一些,企图做更深的插入,肉棒再次抽插时龟头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全身有如触电一般,使我只有张着嘴,全身激烈颤抖,不停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突然我全身直的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後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动着,阴道里一道道的暖流满满的覆盖住陈董的肉棒,二人的迎合渐渐进入水乳交融的境界,似乎达到极乐。陈董再也忍不住一阵抖擞「噗嗤!」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冲我的阴道深处…。
 
一时间两人就像雕像般硬着,等着这份激情的高潮慢慢消退、慢慢消退、慢慢消退……
 
这时,却听得趴在桌上的老公忽然擡头发话,说道:「老婆,还有酒没有,我和陈董还没喝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