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一个人走在台北东区街头,可恶的小菁又去参加什麽同学会,真搞不懂都毕业了,同学间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的经常聚会吗。
 
原本想约最近收服的外婆,没错、就是广告部营业员小优,可惜她约了客户要谈广告合约,什麽鬼呀,平时左右逢源的诚哥我,今天竟也落得孤身一人的境地!想想,好久没一个人了,上次自己一个人好像已经是大学时了,哇、近二十年了耶,不妨去看场只属於我的电影去。
 
『变形金刚』?
 
这是啥鬼玩意,记得小时後的卡通无敌铁金刚似乎也没这玩意屌,好吧、就是你噜,排着队买票,乖乖、不是说不景气的吗,怎地看电影的人还这样多,要是带着小菁来,她一定没耐心排队,宁可找间汽车旅馆打炮去,呵呵!「小四!」
 
突然有人喊出这熟悉的绰号,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下,後头净是些排着队脸露不耐烦的人潮,八成是我听错了吧。
 
「小四、小四!」
 
不对、除非我在作梦,不然这次八成没听错,果然在队伍後头挤出了个熟女,留着浪漫的大波浪长发,虽然略有年纪却看起来更有着成熟妩媚的美,就是走在陆上会让男人不禁多看两眼的那种,耶、但是我认识她吗。
 
正在想着她是谁时,熟女走了过来「小四真的是你呀」
 
小四、高中以前住眷村的绰号,由於上有三个姊姊而得,当时街坊以及玩伴都叫我小四,反而鲜少人知道我的真名。
 
「是呀、请问你是」
 
「小四你不认得我了呀,我是小铃姐呀」
 
是呀、当时住眷村隔壁邻居小铃姊,陪伴着我读书、教导着我写作业,甚至至上国中一年级还都帮我洗澡的那个小铃姊,自从於公共浴室与她发生性关系後搬家,至今没连络,没想到会在此时给遇上。
 
小铃姊依旧当我是个孩子似的,开心的拨着我的头发,还给了我个大号、不、是特大号的拥抱,让前後排着队的其他男人,纷纷头以羡幕的眼光,好啦,是我自己幻想他们在羡幕的,但是小铃姊真的很正,即使是多年不见的今天。
 
「小铃姊、你也来看电影吗」
 
「没啊、下班经过而已,看到你就走过来噜」
 
「你都没变耶,依旧那麽漂亮、那麽迷人」
 
小铃姊穿着套装,修长的腿还穿着丝袜,没错、黑色的丝袜,不禁多瞄了她美腿两眼。
 
「哪有、都老了,对了小四你自己看电影呀,不如找个地方聊天吧,那麽久没见,应该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跟我说」
 
哈、过去小铃姊帮我洗澡时,当她用着柔腻的手碰触着我身体时,总爱听着我喋喋不休的说着学校的新鲜事,我边说也都边享受着她玉手的触感,现在回响起彷佛昨日般,她果然没变。
 
「好啊、我知道这附近有家旅馆,不如去那」
 
「哈、你美的咧,难不成还要姊一边帮你洗澡,然後一边听你讲唷」
 
「呵呵」
 
拉着小铃姊的手,感觉一样的柔腻纤滑,带着她到东区巷子的一家咖啡厅里,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两杯热拿铁,端详着我的小铃姊。
 
「小四、干麻这样看着我呀」
 
「小铃姊你还是很漂亮耶」
 
「是啊、你也变成了大帅哥了,这些日子我都会想起你耶」
 
「你结婚了吗?小铃姊」
 
小铃姊摇了摇头说「没耶、当初我还想嫁给你说」
 
「哈哈、後来要不是你搬家,我也真的是想娶小铃姊你咧」
 
? ? 此时,一段多年前的往事悄悄滴浮上了心头。
 
「小四、下课了啊!赶快趁现在没人,跟小铃姐去洗个澡再回家写功课」
 
话说,这日小铃姐押着我进了公共浴室後,关上了门就帮我解下了衣物,虽然上了国中一年级了,小铃姐依旧将我当个大孩子似的,耽心我洗不甘净而染病,所以还是帮我洗澡,当背後清洗乾净後,我转身面向着小铃姐,他继续的帮我搓洗着上半身,这时,我的老二竟然勃起了,这是我第一次勃起,绝对不是我胡思乱想什麽,青春期的少年不就这麽回事吗,小铃姐搓洗着我的肚皮时,终於也发现到勃起的老二,小铃姐她家并没有男丁,学校里头又不会教这些,况且当时也没有现下的网路环境,因此,她只以为我是不是憋尿让老二过挤以至於如此。
 
「小四,你小弟弟怎麽会涨大了起来,尿急要跟姊姊说啊,憋尿对身体不好耶」
 
小铃姐说着,用手搓了几下我勃起的老二後,就要我先去尿尿,她则是脱下内衣裤洗澡,去马桶那挤了几滴尿後,我依旧挺着个勃起的老二,回来看着小铃姊已经全裸的身体,她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小铃姊,我尿完了但是老二还是很涨耶」
 
「厚小四、跟你说过了老二很难听耶,你要说小弟弟或者是小鸡鸡啦!来、我再帮你看看」
 
小铃姊再次握住我勃起的老二,仔细的端详着,她打上肥皂的手滑不溜丢,一跳一跳的老二就从她手上溜走,小铃姊再次捉住老二,我觉得有趣,就将老二再次从她手中抽走,哈、就这麽几次,竟然射精了!小铃姊端详着我射在她手上的精液,用左手食指边碰着精液边跟我说「小四、看吧!叫你别憋尿的,尿憋久了都积脓了吧」
 
「小铃姊、对不起啦,以後我不憋尿就是」
 
「好了,别玩了,过来帮你洗乾净回家写功课去吧」
 
? ?? ???「小四、小四!」
 
「啊、小铃姊」
 
「你在想什麽呀、小四」
 
「姊,我想起了从前你帮我洗澡的情景」
 
「是喔,都那麽久的事情了」
 
「对呀、却好像昨天才发生似的」
 
「对了、小四你结婚了吗」
 
「嗯、我太太叫做芬子,小我两岁」
 
「那一定很漂亮」
 
终究没对她说,我还有个外婆小菁,这些年跟小菁的感情甚至比芬子好。
 
接着,叙诉着她搬家後的一些事情,小铃姊也若有所思的,听的心不在焉,交换了电话後就在咖啡厅道别,还是没带她去左近的汽车旅馆,呼。
 
? ? 又是个该死的,适合偷情、适合打炮、更适合把妹,就是不适合上班的好天气,太阳高挂着,晒的人懒洋洋滴,此刻拥着小菁开着车,塞在上班的途中。
 
「马的咧!又塞车,哪个笨蛋不小心车祸了吗,这条路很少这样塞的」
 
小菁依偎在我怀里抱怨着,双手竟然拉开我西装裤拉链,掏出了我的老二,然後暧昧的看着我。
 
「你这个小色女,昨天加班才喂过你的」
 
「哼你还说哩,昨天杀出个营业部小优,诚哥你根本都在注意她」
 
「最好是这样啦,难道昨天我没有干你唷」
 
「可是人家没满足呀」
 
小菁说着,竟然俯身帮我吹了起来,虽然人在车阵里,似乎希望这车阵永远塞着算了,电台里,主持人正在声嘶力竭报着路况,原来信义路基隆路口有小客车追撞,让上班的车龙动弹不得,我倒是乐的享受小菁的口技,一点不觉得塞车之苦。
 
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轻摸着小菁的秀发,看着她张嘴努力将我勃起的老二塞进口中,说实在的,我没有像其他人般动辄18公分的巨阳,勃起後不过仅13-14公分吧,但是够粗让小菁玉手盈握,她一面用手套弄着我的老二,一面用嘴吸着我的龟头,双重刺激加上担心被车阵其他人窥视的感觉,很让我享受着,果然没多久,我就将精液射在小菁的口中,正好车子也在此时驶入公司地下室停车场。
 
小菁抽出张面纸,将口中精液吐出,却正好遇上广告部营业员小优,她刚将公司的公务车驶进地下室「早、诚哥」小优说着。
 
「小优早」
 
小优虽穿着套装,外露且穿着肤色丝袜的长腿仍然让我陶醉,不自觉想起了昨天裸体的她,突然老二被捏了一下,原来是小菁看我恍神,而故意在小优面前捏我老二,让我从幻想中回归现实,小优虽然已经不是外人了,但目睹小菁公然於地下停车场袭击我老二,还是不免脸红了起来,煞是好看。
 
周一是公司例行的业务会议,老板会透过视讯镜头主持,虽然人在上海,却喜欢远端遥控下属。
 
准备好会议,广告部人员依序就座,我坐在主席的位置,後头是老板的尊容,没错,我故意巧妙的背对着他,而我右手边则是小菁,这个公司的灵魂人物,横向联系全靠着她来张罗,左手边是广告新进营业员小优,一般除了主管外,菜鸟始终被排到最靠近主席的座位,这让我更能顺理成章的亲近她。
 
会议如同过去般无聊的进行着,虽然我询问着各营业员的业绩,关照的眼神似乎离不开小优,这点竟也让小菁识破,会议依旧进行着,突然感觉到下体被异物触碰,初时还不以为意,不过这异物却很夸张,刚开始像是不小心碰触到,後来碰触却越来越频繁,低头瞄了一下,原来是调皮的小菁,将左脚的鞋子脱下,着丝袜的小巧玉足,就这样碰触着我的老二。
 
看了小优一眼,我空出双手放於会议桌下,轻握着小菁秀足,抚摸着、按压着她脚底,小菁微闭着双目享受着我的足底按摩,我则享受着小菁纤细的足部触感,让会议染上些许的淡黄。
 
「嗯~好舒服、诚哥,再下去点,对!就是那」
 
休假日,照例跑去小菁租屋处,埋首於她跨间,努力舔着小菁迷人的阴唇,听着她性感的呻吟,就是我假日的莫大享受之一。
 
「诚哥~呜~好舒服,马的咧、该死的广告部小李,竟敢来我菜园?偷菜」
 
没错,我的小菁也跟大家一样,最近迷上了上虚拟农场种菜,夸张的是,连跟她做爱时,她都开着笔电忙着干农活,刚刚我正努力的舔她美眉,小菁竟然将笔电放於我背上,然後边享受我的舔功边在农场?收成,哇?勒,自以为性功夫不错的诚哥我,竟然也不得不向这虚拟农场臣服。
 
提起我十三点八公分的巨阳,挺着涨成紫红色的龟头,插进了小菁的蜜穴中,小菁闷吭一声,并享受着我接着而来的抽插「嗯~诚哥、我、我~」,即使背上流着汗,我依旧很奋力的干着小菁,随着我每次的活塞动作,小菁娇喘着、呻吟着,但是却还是没放下手中蓝牙滑鼠,更、边享受性爱边下田工作难道这就是『脸书』(Face??book)带来的意外效应吗!!
 
就在小菁边种菜、偷菜时,我终於在她蜜穴中射出了一点都不爽的精液後,她裸着身躯继续玩着农场,我穿上了衣服,自己一人离开了信义区小菁的租屋处,可又不想回家,突然想起了儿时的玩伴小铃姐,就拿出手机拨给了她。
 
「喂~你好」
 
「小铃姐喔、是我啦,小四」
 
「耶小四,好开心你真的打电话给我,你在哪」
 
「我刚加完班,正离开公司」
 
「那来我家呀,可以请你吃个家常菜,我刚煮好」
 
「好啊,好久没吃小铃姐你煮的」
 
的确,儿时住空军眷村的我,老妈经常留连於邻居的麻将桌上,上头三个姊姊也都忙着读书或是约会,我的三餐几乎都麻烦隔壁这大我三岁的小铃姐,算算也几乎近二十年了吧,超怀念她的手艺、她的身体。
 
怎会怀念她的身体呢,如果不知道这点那你一定不是诚哥我的忠实读者噜,赶快去看一下我的前作『第一次射精竟然是射在邻居姊姊的手上』就知道原委了。
 
问了小铃姐的地址後,拦了辆计程车前往,小黄很快的就抵达木栅,这个因?湖线捷运频频上新闻的地方,就在小铃姐给的地址下车,嗯~是个被树包围的社区,颇适合小铃姐这样的人居住。
 
按了七楼电铃「小四吗、快上来」
 
对讲机那头传来小铃姐的声音「不、小姐我是收瓦斯费的」
 
「收瓦斯费的?哈~小四你很皮唷,快上来啦」
 
当电梯门打开後,看见小铃姐穿着居家服笑吟吟的站在门口迎接。
 
「哇~小四,好快唷,上次跟你东区巧遇,竟然都一个多月了,怎这麽久才找姐呀」
 
其实我都忙着跟小菁做爱,要不是最近她迷上在农场干活,我还真没想到要来找小铃姐咧,但是可不能跟她实说「还不就公司那个烦人的老板噜,人在上海还是经常的电话以及视讯遥控着台北,连假日都要去公司加班」
 
「嗯嗯~男人嘛、还是事业心重点的好,不说这些了,快去洗个手吃饭吧」
 
看着餐桌上的家常菜,葱爆牛肉、炒波菜、番茄蛋花汤都是我爱吃的,赶紧进厕所洗手,一进到厕所,毛巾架上晾着小铃姐的内裤,红色蕾丝透着熟女的性感,虽然是洗好的,还是不禁的拿起它嗅了嗅,并没闻到小铃姐蜜穴的体香,倒是有着洗衣乳淡淡的香味。
 
与小铃姐边吃着饭边聊着儿时回忆,昔日眷村的生活又在眼前活灵活现的,彷如昨日般,看着小铃姐美丽的脸庞,岁月虽然没留下太多了痕迹,却显出小菁身上所看不到的那种成熟美,连粉颈都透着诱人的气息…「小四、小四」
 
哈、小铃解连续的呼唤将我唤回现实,因为刚刚的遐想致脸红的我,这窘状即使是女人堆终身经百战的我,竟也在小铃姐前无所遁形,她用着疼惜的眼神看着我好像看着自己的弟弟那般疼惜爱怜,不、不要当我是弟弟,我要的更多,此时我内心呐喊着。
 
吃完饭,同小铃姐一起收拾着餐具。
 
「小四、你去休息啦,看个电视什麽的,哪有要客人收拾的道理」
 
「不、小铃姐,我哪算啥客人呀,还是我帮你吧」
 
进了厨房、看着小铃姐在流理台前洗着餐盘碗筷,有种家的感觉,走到她後头,轻轻的揽着她的腰,哈着气般在她耳朵旁说「小铃姐、能在见到你真好,这不是个梦吧!」
 
小铃姐在我怀中一个转身,面向着我说道「小四、这当然不是梦」
 
终於忍不住,将隐藏於多年内心的情慾,我低头吻了小铃姐,说是吻倒还不如是只是在她的樱唇上啄一下,虽只是这麽啄一下却明显的感觉到小铃姐身子震了一下,她生气了吗、还是我这样过火了呢!小铃姐挣开了我的怀抱,一度让我以为自己做错了,但是接着她竟然拉我到浴室,浴室?那接着是……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现在眼前的小铃姐只穿着胸罩内裤,接着她於我身前蹲下,松了我的皮带、脱下了我的长裤,如童年时般,只是我的老二没有如童年般立刻勃起(慢慢的勃起啦,毕竟有年纪了怎跟年轻时比呢);小铃姐含着笑站起,脱下我的上衣後,抚摸了一下我的胸膛,接着,她脱下了自己身上仅存的内衣裤,回头看了我一眼即进了浴室,我三两下的脱下了内裤,此时老二也勃的差不多硬了,红着脸挺着勃起的老二进浴室,小铃姐手上已经打好了沐浴乳,细心的帮我搓洗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当搓洗到挺起的老二时,小铃姐突然擡起头来说「小四、你又憋尿了喔」
 
顾不得身上尽是泡沫,我搂起小铃姐狂吻着,手还抚着小铃姐蜜穴、这个多年来只能看不能接触的禁地,小铃姐陶醉着我的吻,她蜜穴也陶醉着我的抚,娇喘着,於上次浴室中发生了性关系(当时天真的以为她帮我去脓销肿)虽忽忽的过了近二十年,一切却如昨日才发生似的,只是当时的姐弟(我当时真的当她是姊姊,她怎地认为我就不知道了),演进成如今的情侣。
 
「我们先冲水吧」
 
小铃姐眼神含着笑意说着,拿起了花洒帮我冲身(昔日眷村只有水桶+水瓢),老二也兴奋的一跳跳的接受的温水的快感,小铃姐温柔的搓着我每一寸肌肤,细腻的冲洗掉每一颗泡沫,接着我拿起了浴巾,包起了小铃姐走出浴室,我怀中的已经不再是小铃姐,那个眷村陪伴我写功课、或者假日还要陪我爬树打球的小铃姐,而是我的小女人,不、是小情人。
 
执起老二、挺着龟头插入小铃姐的蜜穴,小铃姐闭上了眼,并未如小菁一般叫的呼天抢地,而是轻轻的呻吟着,那种含蓄的享受性爱的感觉,对身经百战的男人来说,更是种另类诱惑,干着我的小铃姐,手抚着、揉着、捏着小铃姐的双乳,唇还吻着小铃姐,这一刻,我跟小铃姐算是真正的结为一体,真正的跨出这禁忌的一步。
 
小铃姐,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