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昨晚,小雨连绵,今天是个好天气,一丝云彩都看不到。临上山前,副连长
 
就嚷:「今天一定能采到很多蘑菇。小周,你领嫂子多采些,晚上我赏你酒喝。」
 
因为连队附近都采摘的差不多了,我和嫂子用一个小时翻过一道岭,这里有
 
一大片松林。走进松林,身前身後都是翠绿的树木,把我们围得严严实实,进退
 
都显得有些困难。不过,它们只是单纯的想呈现姿态而已,当走到跟前,就会有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果然,和副连长说的一样,发现一大
 
片松蘑。
 
松蘑一般隐藏在烂树叶下面,用肉眼看是看不到的。但是你要是走进去,扒
 
开烂树叶,就会发现生意盎然的松蘑,而发现一个,就能发现一片。我们今天发
 
现的是一大片,按嫂子的话说:「我们发财了。」
 
我们蹲下身,开始采摘。刚采不一会,嫂子说要方便一下,站起身就走。於
 
是我和往常一样,目不转睛的目送着那大屁股远去。可嫂子却没有走远,在附近
 
一棵小灌木树後,突然把身子转过来。虽然这棵灌木能遮挡住她的下面,但脱裤
 
子的动作还是看得一清二楚。
 
「你看什麽看?转过去!」嫂子蹲下去,只露出一个脑袋,厉声对我说。
 
我霎时间脑袋一片空白,本能的转过脸,盲目的采摘蘑菇。嫂子的突然转身
 
,让我意想不到,更让我措手不及,最糗的是,在她蹲下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
 
来,仍然傻乎乎的看着她。我感到脸上发烧,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蒙头转向。
 
我不知道,一会嫂子回来会不会审讯我,反正我心里编着瞎话,但怎麽编也不圆
 
满。
 
「好啦。」嫂子说。
 
我擡头看去,嫂子从那棵小树後走出来。但是,她是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走出
 
来的。我马上又把头低下来,心烦意乱的采着蘑菇。嫂子走过来,没有审讯我,
 
而是说:「这里的蘑菇真多啊。」就蹲下和我一起往土篮子里装蘑菇,好像刚才
 
什麽事都没有发生过。我那颗跳动的心,才渐渐安稳下来。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竟然在不大的地方,用了半个多小时,就把这个土篮子
 
采满了,这和副连长说的话相吻合。嫂子看了一下手表,刚刚到九点。
 
「我们歇一会吧。」嫂子说。
 
「嗯。」我答应一声,朝旁边一块巨石走去。这块巨石,因昨晚的雨,和今
 
天的山风一吹,显得非常乾净,况且上面又十分平整。
 
而此时,不争气的我,也尿急了。我想大概刚才是害怕了,我这人有个毛病
 
,一紧张就来尿。
 
「嫂子,你先坐着,我去方便一下。」说完转身就走。
 
「别走太远了,我害怕。」嫂子在我身後说。
 
「嗯。」我答应一声,走到一棵大松树後面。等我尿完後,从树後走出,我
 
发现,嫂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暗想完了,可能嫂子要对我刚才的行为兴师
 
问罪。於是我慢吞吞的向巨石走来,脑子飞速的运转,想着怎麽应付。
 
「来,小周,坐在这里吧。」嫂子笑眯眯的说。
 
嫂子让我坐的地方是和她紧挨着,也就是说,她让我和她并肩坐下。我看了
 
看其他地方,还是有空位子的,於是我心里画了个问号,她为什麽要挨着她坐着
 
呢?但是,挨着嫂子坐,毕竟是一件好事,我毫不犹豫的坐下。
 
突然,嫂子的一只手按住我的裆部。而这时让我最窘迫的是鸡巴硬了,那只
 
手正好按住我的龟头上。我吓了一跳,连忙看嫂子。她坐在我的右边,而按住我
 
裆部的也是右手,所以她的身子微微倾斜,她正歪着头仰视着我。她的表情是凝
 
固的,眼神凝视着我,似笑非笑,一动不动,好像是一尊雕像,只有脸的颜色变
 
化着,微红……深红……浅红,好像变化多端的晚霞。
 
我霎时间明白了,我期望的一切终於出现了,只是来的太突然了,又让我措
 
手不及。我情不自禁的叫声:「嫂子……」
 
她的表情仍然是凝固的,手轻轻的捏了一下,表示自己的动作是坚决的。我
 
们对视着,都一动不动。我慢慢的清醒,知道此时此刻,伸出手摸她任何部位不
 
会遭到拒绝,於是我又轻轻呼唤一声:「嫂子。」搂住她的肩膀。嫂子顺从地倒
 
在我的怀里。
 
「羞不羞,都硬了?」嫂子的脸贴在我的鸡巴上,轻轻的说,另一只手环抱
 
着我的腰。
 
我没回答问话,一只手滑向日夜想念的屁股上,一只手顺着脖子伸进去,放
 
在奶子上。嫂子是坐姿,摸不到屁股的中间,但也能感受到松软,可那奶子却结
 
结实实的按在手中,那可是又大又圆的奶子,摸起来很舒服。在我摸奶子的时候
 
,嫂子的身子向上擡起,很配合的样子。
 
「你多大了,还摸咂?」嫂子擡起头问,脸上一片绯红。
 
「咂」是东北话,意思就是奶子。在东北,妇女喂孩子吃奶,一般都叫「吃
 
咂」,一般说来,奶子是孩子的专用的,小孩子闹的时候,母亲总是用摸咂的方
 
式,让孩子安静下来。不知道为什麽,等孩子大了的时候,摸咂成了羞耻,暗喻
 
长不大的孩子。嫂子问这句话的含义就是,我现在还是小孩子吗?
 
「……」我没有回答,一脸坏笑,又使劲的揉搓几下。暗想,你能摸我那里
 
,我为什麽不能摸你这里呢?
 
嫂子仰起头,美丽的大眼睛闭上,嘴唇蠕动着,轻微的呼吸喷到我的脸上。
 
看到这里,大家都知道这是亲吻的信号。只可惜那年代的我,根本不懂得亲
 
吻。这不能怪我,因为当时社会很封建,即使是夫妻俩在大街上走,都没有牵手
 
的,更不要说亲吻。文艺更加封建,即使八十年代有了爱情电影,如《刘三姐》
 
,其中也没有亲吻的镜头。看到日本电影《追捕》,杜秋和真由美亲吻,还不清
 
楚那是做什麽。所以,我只看到嫂子的嘴很可爱,但不知道亲吻。
 
「你真笨。」嫂子说了一声,两只手搂紧我的脖子,向下一拉,两张嘴就紧
 
紧的贴在一起。
 
就在嫂子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的时候,我又吓一跳。但马上就感受到甜蜜,
 
随即我也用舌头舔舐她,於是,两个舌头开始缠绕。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舔
 
着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舔着牙床,舔着……我的身躯开始骚动,鸡巴坚硬的恨
 
不能冲破裤子。我的手也不局限在奶子上,隔着裤子摸她两腿之间。嫂子轻轻把
 
两腿分开,嘴里哼哼唧唧。
 
我的手先伸进衣服里,从裤带里拽出内衣,肉贴肉的摸奶子。那时的女人没
 
有乳房罩,内衣很紧,但手的力量是可以撑开的。我摸了一会奶子,又伸向下面
 
,要摸那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成年人的屄。嫂子知道我的意图,把肚皮收缩一下,
 
让我的手插入。可问题是,裤带没松开,手进去了,手腕子说什麽也进不去,并
 
且很不舒服。
 
我想把裤带解开。可这时我才发现,嫂子系的是军用裤带,一定是连长给她
 
的。军用裤带和现在有些裤带相同,必须用两只手才能解开,而我一只手在她的
 
後面摸屁股,拿不过来,一只手怎麽也解不开。这时,嫂子松开了我,自己把裤
 
带解开,然後又抱住我亲吻。裤子松快多了,但挂钩还没解开,我的手虽然伸进
 
裤衩里,但还是摸不到正地方。
 
於是,我想把挂钩打开,可问题是,我竟然找不到裤子上的挂钩。原来那年
 
代的女人穿的是旁开门的裤子,挂钩在左侧胯骨那里。小时候看过妈妈穿过这样
 
的裤子,但年代久远,竟然忘了。嫂子见我找不到,重新放开我,扭身把挂钩打
 
开,裤子立刻松懈了。然後,嫂子一脸羞涩的样子,紧紧的抱住我。
 
我的手终於能顺顺当当地伸进去。我先摸到是毛,这才知道成年女人和男人
 
一样是有毛的。我从小到大,只看过小女孩撒尿,满以为看过女人的屄,真没想
 
到成年女人也有毛。
 
我的手向西摸去,这才真正的接触到了屄,成年女人的屄。这是一个神秘的
 
地方,里面是潮湿的,这潮湿肯定不是尿,而是润滑油的感觉。我笨手笨脚的摸
 
着,嫂子配合着把屁股一挺一挺。过了一会,我开始脱她的裤子。
 
「不……不行……」嫂子开始反抗。
 
此时的我很纳闷,我的手随时可以伸进去,但为什麽不让脱掉裤子呢?多少
 
年过去了我才知道,即使在淫荡的女人,这一刻都会羞涩一下,就是装也要装一
 
回。我没顾嫂子的反抗,坚持要脱裤子。嫂子则把手死死拉住,但等我停止了动
 
作,她又会紧紧的抱住我。就这样,我等她抱紧我的时候,就去脱裤子。嫂子的
 
手是反抗的,但屁股一擡一擡配合着。慢慢的,看到里面粉色的裤衩。
 
「把你的衣服垫在我下面。」嫂子眼睛都不睁,说。
 
我把衣服垫在她屁股下面,这回嫂子把屁股擡起,配合着我脱下裤衩,我看
 
到黑茸茸的阴毛。嫂子叫声:「羞死了。」紧紧的抱住我,把脸埋在我怀里。
 
我继续往下脱,又遭到反抗,嫂子的两腿乱蹬。但她的乱蹬完全是有意识的
 
配合,时时把腿弯曲起来,把即将要脱下的裤子送到我手边,使我脱的更加顺利
 
。我看到,嫂子的两条大腿洁白如玉,白璧无瑕。
 
「你坏死了,脱掉我的裤子干什麽?」嫂子责怪着,但两只手还是紧紧地抱
 
住我。
 
我伸出手摸阴道,嫂子说声不行,一只手摀住。我虽然这是第一次和女人,
 
但我知道此时我应该脱下自己裤子的时候。嫂子说:「你要干什麽?」双手紧紧
 
按住我的手,使我脱不下来。
 
我又去摸阴道,嫂子双手摀住不让摸。我再解我的裤带,嫂子又一次握住我
 
的手。我们就这样僵持着,但是脱裤子的节奏没有停止,只是缓慢些。就这样,
 
我用了孙子兵法中的顾此失彼的方法,艰难的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
 
「哎呀妈呀。」嫂子看到我坚硬的鸡巴,不再反抗,躺在石头上,把一双美
 
丽的眼睛闭上。
 
我跪在两条雪白大腿中间,看到那褐色的阴道,正流出白色的液体。我脑子
 
里一片空白,只想把鸡巴尽快的插入。可此时又遇到了一个问题,就是找不到进
 
入的洞口,我在那里胡乱的顶着。
 
「嫂子,我不会。」我不得不承认,羞愧的求教。
 
嫂子把一只手伸过来,握住我的鸡巴,向下一摁。哇,那地方好像是有吸力
 
,把我的鸡巴吸了进去。我感到那地方温暖、潮湿、光滑。我把整个身子趴在她
 
身上,下面开始抽插。就在我插入的时候,嫂子轻声叫声:「妈呀。」就紧紧的
 
抱住我,屁股一挺一挺的迎合着。
 
手淫的时候,我把自己幻想成性交高手,历经很多女人都刚强不倒。可此时
 
的我却那麽不尽人意,只抽插十多下,就忍不住突突的射精了。我想,如果不是
 
早上时候手淫一回,这次恐怕还没碰到阴道,就会射的。
 
我不动了,鸡巴软塌塌的从里面滑出。看起来嫂子很失望,睁着大大的眼睛
 
看着我。
 
「是第一次吗?」嫂子问。这就是明知故问,刚才我找不到洞口,她就会明
 
白。
 
「嗯。」我不得不承认。
 
「没事,下回就好了。」嫂子说。
 
听到嫂子的话,我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因为她的话是在告诉我,我们还有
 
下一回。
 
「起来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去吃饭了。」嫂子说。
 
嫂子穿好衣服後,才从屁股下拿出我的衣服来。一看,上面有很大一块潮湿
 
的痕迹。
 
「你看,都是你的脏东西。」嫂子说,「赶紧的,拿小溪里洗一下。」
 
「不用,一会就干了。」我说着,把衣服穿好。
 
此时,我们俩又恢复到正常的样子。嫂子的裤子,仍然包裹着那肥大的屁股
 
。我忍不住上前,把嫂子抱住,双手紧紧的按住屁股上,亲吻着那美丽的脸颊。
 
嫂子也紧紧的揽住我的腰,回吻着我。
 
「回去不要和别人说。」嫂子深情的看着我,说。
 
「嗯,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