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盛会受辱
 
「安可!安可!安可……」随着舞台音乐的再次响起,台下观众席的气氛也
 
越来越高涨,王颖莎跟众人一样双手拿着萤光棒在挥舞,外套早已因为体温的升
 
高而脱掉,里面的黑色小背心却根本不能把那对33E的大奶完全包裹住,外露
 
的大片乳肉和深沟引来不少旁人侧目窥视,何况这对大奶还不停地摇晃摆动,更
 
是让人想入非非,恨不得能抓住它狠狠地揉捏玩弄。
 
「喂喂喂,阿忠快看那边,那边!」似乎震惊眼前的艳景,坐在莎莎斜後方
 
的阿奇急忙地跟同伴分享他的发现。
 
「靠,看什麽啊?」另一个叫阿忠的男生本来还不满阿奇打扰他观看台上的
 
表演,但看到莎莎无意中的诱人表演後,就完全不能移开视线了。
 
阿奇看到阿忠目瞪口呆的模样,淫笑道:「怎麽样,极品巨乳啊!」
 
「干!这女的也太引人犯罪了吧?那对奶子简直就是人间胸器!」阿忠反应
 
过来後,立刻掏出手机对着莎莎开启了录像功能:「啧啧,回去用这个打手枪的
 
话,我可能今晚都不用睡了。」
 
阿奇也立即效仿他,掏出手机录像起来:「你也太夸张了吧,小心精尽人亡
 
啊!不过这女的实在太诱人了,我现在就想来一发。」
 
两人就这样一边录像,一边猥琐地谈论着莎莎。而演唱会也在两人不知不觉
 
间圆满结束了,众人开始接二连三地退场,本来阿忠和阿奇还想找个机会跟大奶
 
美女搭讪一下,却看到莎莎主动挽住身旁男人的手臂离开而去,知道这大概是没
 
戏了,两人不免都在心里酸了一下:『干!这个男的实在太性福了!』
 
「外面可能有点冷哦,你要不要先把这件穿上?」陈志凯拿着莎莎的小外套
 
问她。
 
「不用了吧,我现在全身都还热呼呼的。」莎莎调皮地做了个扇风的动作,
 
刚刚她可是又晃又喊的直到演唱会结束,到现在情绪都还没平复下来。
 
走到观众席通向场外的通道时,由於人潮太拥挤了,志凯不得不环抱着莎莎
 
缓慢前进,但就算他这麽做也还是不能完全格挡别人对莎莎的碰撞,当然有好几
 
个人都是故意揩油的,他是想挡也挡不住啊!
 
过了十来分钟,两人才好不容易地走到场馆门口,志凯想到车子停得比较远
 
就对莎莎说:「老婆,你在这里等我吧,我去开车过来接你。」莎莎也实在是不
 
想走了,应了他之後,志凯便快步消失在人潮之中。
 
场馆门口还不断走出人群,莎莎四处张望一下,发现门口两边都有一支巨大
 
的石柱,明显左边石柱的附近人比较少,於是她就走向左边石柱的另一面避开人
 
潮,不料却引来有心人的算计。
 
阿忠跟阿奇在莎莎两人离开不久後,阿奇就突然说肚子痛要去厕所,让阿忠
 
在门口等他,阿忠忍不住腹诽道:『天知道你是真的肚子痛,还是肉棒涨到痛要
 
去厕所解决。』
 
不过也是拜他所赐,阿忠才会在门口再遇莎莎,而且刚好看到莎莎跟志凯分
 
开走到石柱的另一边,心里不禁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心动不如行动,阿忠谨慎无声地沿着石柱与场馆间的间隙侧身绕到莎莎的背
 
後,趁其不意地迅速出手,一手搂住莎莎的纤腰,另一手则直接袭向眼馋已久的
 
大奶:『干!这对奶真的超大超软啊!』
 
「啊……」莎莎惊叫一声想要跑走,身体却被人紧紧禁锢难以逃脱,紧张地
 
尖声喊道:「你是谁?快放开我!」
 
「美女,你穿得这麽辣,是不是想勾引男人对你下手啊?」确实,先不论莎
 
莎上身没了小外套的遮掩,一对不可小觑的大奶又在小背心微弱的包裹力之下呼
 
之欲出,下身更是只穿着一条浅绿短裙,露出一双又白又长的美腿,也是吸引力
 
十足,莎莎这一身的打扮可谓性感至极。
 
看着莎莎还是挣扎呼喊不已,阿忠猛一使劲,让两人的身体来个大转身,把
 
莎莎压在场馆墙上,藉着石柱的影子掩藏两人的动作:「这麽大声喊,你是想被
 
别人看到你这副模样吗?还是你想引来更多男人陪你一起玩啊?」
 
「我……没有……你……快点……放开我……我老公……很快就会……过来
 
的……」莎莎似乎真的被惊吓道了,声音不由降小许多而且颤抖不稳。
 
「老公?刚才那个是你的老公?不是吧,你这麽年轻就结婚了啊?」惊讶过
 
後,得知莎莎是人妻的阿忠却莫名升起一股刺激感:「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啦,只不过是想在你老公回来之前爽一下,当然我也会让你舒服啦!」
 
「不……不行……这样……不可以的……」莎莎还想挣扎逃走,但这微弱的
 
抵抗却完全不起作用。
 
「可以的,你看你的奶头都挺起来了哦!你是不是很喜欢被男人玩你的奶子
 
啊?我这样揉你是不是很舒服啊?」面对如此性感尤物,阿忠早已不满足於只是
 
隔着衣服的揉捏,左手迫不及待地伸进莎莎的背心肆意地揉捏着乳肉,手指也不
 
时地夹弄着挺立的奶头。
 
「啊……不要……那里……不要……」莎莎急得眼睛都红了,却无法阻止身
 
後人的侵犯。
 
「哇塞!美女,你真的很骚哦,穿这麽短的裙子,居然还敢穿丁字裤!你这
 
样真的很让人受不了耶!」阿忠趁着莎莎把注意力放在上半身的时候,突袭她的
 
下体,右手直接探进禁地,不料又迎来另一个惊喜:「嘿嘿,而且你的小穴都湿
 
了哦!」
 
「啊……不要这样……放开我……快放开我……」突如其来的入侵,让莎莎
 
再度奋力地反抗起来。
 
缺少两手的禁锢,阿忠只好尽力把莎莎压制在墙上,双手丝毫不敢松懈地继
 
续逗弄她的敏感之处,意在挑起莎莎的慾望,软化她的挣扎。
 
莎莎双手撑在墙上,勉强抵消来自背後男人的压力,腰部以下也只能拼命摇
 
摆,欲摆脱那逐渐加强的侵辱。可惜对於阿忠来说,莎莎的顽抗却变成了致命的
 
诱惑,两人紧贴的下体随着莎莎翘臀的扭动,使得他更是兽性大发。阿忠稍微後
 
退一些,抽出不停搅动莎莎湿穴的右手,迅速拉开裤链释放出慾望高涨的肉棒。
 
忽然消失的压迫感和小穴的空虚感,让莎莎以为身後之人终於肯放过她了,
 
然而不等她松一口气,男人就从後掀起她的裙子,硬挺的肉棒直接顶向她浑圆的
 
嫩臀,等莎莎反应过来那滚烫坚硬的触感是什麽东西後,瞬间惊恐得不敢再随便
 
乱动了:「你想干什麽……我老公……就快来了……我求你……放过我吧……」
 
「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就不干进去,而且我射了之後就马上放你走,怎麽
 
样?」阿忠看到莎莎似乎还是犹豫不定的样子,再威胁道:「你也不想你老公看
 
到我们这样吧,再拖下去,可就难说了哦!」
 
莎莎浑身一震,最後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阿忠大喜过望,屁股开始耸动起
 
来,肉棒紧贴莎莎的股沟摩擦顶弄两边的臀肉。
 
眼看莎莎果然放弃无谓的抵抗,顺从地配合自己,阿忠索性一把将她的背心
 
跟乳罩往上一推,两个白嫩圆润的乳球就这样直接暴露在空气中。阿忠毫不客气
 
地用双手分别抓住一边大奶,一边抓捏挤弄,一边淫笑道:「干!真羡慕你老公
 
啊,可以天天玩你这对淫荡的大奶!」
 
莎莎逃避般的紧闭双眼,默默承受着陌生男人的侵袭而不出声,盼着这羞耻
 
的困境快点结束。但她早已经不是无知的少女,男人粗壮的肉棒不断顶磨她的股
 
沟,使得阴蒂也被丁字裤勒住磨弄,再加上男人各种羞辱的话语,她那被开发过
 
的身体也渐渐变得炽热难耐。
 
快感逐渐攀升,但仍未到达爆发的临界点,阿忠心知时间紧迫,腰臀摇摆的
 
幅度猛然加剧,力度加大,顶弄十几下後,肉棒突入刺进莎莎两腿之间,而龟头
 
则顺势撞击那湿润柔软的花瓣。
 
「啊……嗯……呜……嗯……」破碎的呻吟从莎莎的樱唇溢出,明明是在被
 
无耻地压迫玩弄,却无法抑制身体最原始的生理反应,小穴随着胯下巨物的摩擦
 
撞击,源源不断地渗出蜜汁。
 
「干!好爽啊!美女,你的骚穴好滑好湿哦,是不是想要了啊?」阿忠越来
 
越快地抽送着肉棒,丁字裤前端的布料随着一次又一次的顶撞而陷入泛滥的小穴
 
内,造成被淫液打湿的龟头更是愈加顺畅地磨弄着外露的唇瓣。
 
莎莎不敢开口,理智与慾望在拉扯,她怕自己一张嘴,口里发出的不是坚定
 
的拒绝,而是堕落的渴求。
 
「不说话那是想要还是不要啊?不是我自夸,我这根绝对能让你有爽到哦!
 
你不想试试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啊!」
 
莎莎只能拼命摇头,害怕男人真的不顾自己的意愿,侵入她最後的禁地。
 
「真的不要吗?可是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麽说哦!」理性被逐渐消磨,莎莎
 
的纤腰开始有意无意地迎合着身後的冲击,阿忠再接再厉地诱惑道:「你可以把
 
我当作你的炮友啊,你以後什麽时候想要,我都会随传随到满足你哦!让我插进
 
去,好不好?」
 
莎莎只能艰难地摇头,但是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
 
地跟着男人的节拍在晃动,每次男人的肉棒向上斜刺,她都不自觉的向後压腰,
 
甚至有好几次湿软的小穴都被插进小半个龟头。
 
「啊……嘶……太爽了……我快要射了……啊……」阿忠粗喘着气,双手狠
 
狠地抓捏着变形的大奶,下身马力全开地抽送肉棒,几十下之後股肌骤然绷紧:
 
「干!干!干!不行了,要射了……干……啊……」积蓄已久的精液喷发而出,
 
去势又猛又多,阿忠足足喷射出七、八道精液後才停止。
 
顾不得处理双腿跟裙子沾染的白浊,莎莎趁着男人刚射完而失神的瞬间,侧
 
身用力推开男人,向着人群密集的地方跑走。
 
阿忠蹒跚地後退两步,转身还想追上去,却被横身出现的阿奇截住了去路:
 
「你小子原来躲在这里啊,害我刚才到处都找不到你。」
 
「干!你不是这麽彪悍吧,一个人躲在这里打手枪?」阿奇对看到阿忠下身
 
洞门大开,肉棒疲软的耷拉在外面的情形表示咂舌不已,伸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淫贱地说道:「不过我也懂的啦,是因为那个大奶美女对吧?我刚才在厕所里也
 
是忍不住打了一枪。不过你也实在太猛了吧,选这麽个地方来打,小弟我甘拜下
 
风啊!」
 
阿忠没有接话,而是既满足又怅然地望着远处,他知道以後恐怕是再也难以
 
遇到那个美女了,只是今晚的经历却成为他心底无法磨灭的秘密。
 
阿奇以为阿忠是被自己说中所以不出声,也不再调侃了,只好催促着阿忠赶
 
快整理一下然後离开,夜还很长,回去後他可是要好好利用手上的视频,渡过一
 
个美妙的夜晚啊!
 
************
 
志凯担心地搂着莎莎,回想起刚才的情形,本来他取完车就立马往回走,奈
 
何路上人多车多硬是耽搁了十来分钟,然而他还没开到场馆门口就见到莎莎慌张
 
地跑了过来,上车之後又红着眼睛,浑身发抖,志凯不由疑惑是不是发生了什麽
 
事,但无论他怎麽问,莎莎也只是摇头不出声,志凯只好郁闷地先驱车赶回家。
 
回到家之後莎莎就一直抱着志凯不肯放手,满腹委屈地流下眼泪,却不知如
 
何诉说自己难堪的遭遇。
 
「你到底怎麽了?有事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给我听好不好?你这样我会很
 
担心的。」志凯只能一边哄着莎莎,一边劝诱着她开口说话。
 
似乎哭出来之後情绪得到发泄,又可能是志凯的哄抱让她觉得安心,莎莎终
 
於断断续续的道出事情的始末。
 
「没事了,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有我在,你不用怕。」虽然莎莎避过许
 
多细节不提,但还是听得志凯怒火攻心,同时心里又升起一丝别扭的刺激。
 
「去洗个澡,然後好好睡一觉,明天醒过来就什麽事都没有了,好不好?」
 
莎莎点了点头,却还是抱着志凯不愿放手。志凯见状,只好提议说:「我跟你一
 
起洗好不好?」看到莎莎又是点头答应,志凯便拥着莎莎去浴室。
 
志凯一边放热水一边调试着水温,很快浴室里就弥漫着白色的水雾气。等他
 
觉得水温刚好适中的时候,发现莎莎还是呆立在一旁毫无动作,便上前帮她脱除
 
衣服,上半身一下子就呈现裸露状态,但当他的手触碰到她下半身的时候,莎莎
 
却好像惊醒一般,双手紧张地挡住他的动作。
 
「放轻松,没事的。来,把手放开。」虽说志凯早有心理准备,不过当他脱
 
下裙子,目光所及的是莎莎那被陌生男人精液玷污的大腿和内裤时,心里还是不
 
免刺痛了一下,只好装作镇定地拉下仅剩的内裤,却看到莎莎的小穴被拉出一丝
 
淫靡的水线。
 
莎莎夹紧双腿,这样的现实让她难以坦然地面对志凯,只好慌张地背过身站
 
到花洒底下,用力擦洗着身上不洁的黏腻。
 
志凯动作迅速地脱光全身,从後面贴近莎莎并按住她的的双手:「不要这样
 
子,这不是你的错。」看到莎莎水嫩的肌肤泛出一道道红痕,怜惜地说:「你不
 
要动,我来帮你洗。」
 
掌中的沐浴乳挤压出泡沫,从粉颈到玉臂再到腰腹,又从後背到翘臀再到长
 
腿,志凯的一双大手在莎莎的娇躯上往返游走,最後捧住两颗硕大的乳房重点抚
 
摸揉搓,结实的胸肌紧贴着滑腻的雪背轻轻磨蹭,声音沙哑地耳语:「这样洗舒
 
不舒服?」
 
「舒……舒服……」莎莎一只手覆在志凯的手背上略微施力按压,似乎暗示
 
着她还不够,还想得到更多更重的抚慰,另一只手则绕到身後,直接攀上志凯半
 
勃的肉棒,温柔地旋磨套弄。
 
「哈……」志凯舒爽地叹了口气,肉棒在莎莎手中快速壮大硬挺:「老婆,
 
想要了吗?」性慾被一点点挑起,莎莎情不自禁地发出媚声:「想……想要……
 
给我……」
 
志凯故意把肉棒插进莎莎两腿之间,壮硕的龟头在滑溜的小穴外面摩擦、顶
 
弄,但就是不干进去,还坏心地问:「告诉我,我是谁?」
 
类似的场景让莎莎有些恍然,但她知道身後之人是她所熟悉的人、是能让她
 
安心的人,这个人是她的。「阿凯……老公……」随着莎莎话音一落,志凯立即
 
提腰一挺,「啊……」两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叫喊,不过莎莎是因为小穴被粗长
 
滚烫的肉棒撑开,娇嫩的花心被猛然撞击而感到太过刺激,志凯则因为肉棒被湿
 
滑温热的小穴紧紧地包裹住而觉得爽快舒服。
 
「好多水啊!老婆……好热……好紧……」志凯毫不保留地展示出自己腰肌
 
的力量,肉棒每次抽出都只剩一个龟头留在湿穴,然後又狠狠地整根插进去研磨
 
一下花心,往复不断,甚至还有越快越烈的趋势。
 
莎莎之前被侵辱时直到最後都没有得到满足,後来也只是强制压抑着慾望,
 
而现在掩藏的快感再度复苏,小穴没几下就已经到达高潮了,「啊……轻……轻
 
点……不行了……太快了……啊……」还没来得及享受高潮的余韵,莎莎就被一
 
波又一波更猛烈的快感冲击得娇喘连连。
 
「啊……好爽……」高潮的小穴收缩着肉壁,紧致地挤压着志凯的肉棒,喷
 
出的大量淫液又让他可以更加畅快地抽插。
 
雾气缭绕,淫靡的肉体撞击声充斥着浴室,一浪接一浪的销魂刺激居然让莎
 
莎产生一刹那的错觉——现在干她的人不是她的老公,而是那个连正面都没看清
 
楚、才侵犯过她没多久的陌生男人!
 
「啊……啊……老公……你好猛……我好爱你……」莎莎为了掩饰那种奇怪
 
的感觉,唯有藉由大声的表白来驱散心中的慌乱,但是那种错觉不但没有消失,
 
反而越来越强烈,彷佛身後的人真的变成了那个男人,甚至,她就在这样的状态
 
下迎来了今晚第二次的高潮:「啊……啊……不行了……我……我又要来了……
 
啊……」
 
「啊……老婆……我也要射了……」志凯低吼着加快抽插,双手狠狠地抓捏
 
住两颗乳球,最後肉棒用力一顶,龟头死死地抵住一吸一吮的花心,喷射出力道
 
强劲的精液。
 
两人气喘吁吁地享受着激情的余韵,志凯等到肉棒慢慢软化滑出莎莎的小穴
 
後,便迅速地清洗了一下两人的身体,然而直到两人都躺在卧室的床上,他心满
 
意足地搂抱着莎莎入睡,都没发现出莎莎的心不在焉……